首页 > 现代故事 > 正文

13岁女儿一心想挽回外遇老爸的心

日期:2019-08-13 19:50:3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603
11岁的她无意中发现了爸爸的外遇,为了挽救这个家庭,两年来,她策划了许多个让爸爸回心转意的行动。然而,一切都没有起到效果,直到她被诊断患上一种罕见疾病后…父亲有外遇,小小女孩调查两年吴珊珊的生活在20

11岁的她无意中发现了爸爸的外遇,为了挽救这个家庭,两年来,她策划了许多个让爸爸回心转意的行动。然而,一切都没有起到效果,直到她被诊断患上一种罕见疾病后…

父亲有外遇,小小女孩调查两年

吴珊珊的生活在2009年寒假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一天下午,吴珊珊正和同学在家做作业。爸爸吴鹏打来电话,说把钱包忘在家了,让她送到室去。吴珊珊在爸爸的床头找到钱包,好奇心令她打开钱包看了一下,只见里面除了一叠百元钞票外,还有一张陌生女人的照片。

走出门,吴珊珊就哭了。时年11岁的她,正在读5年级,从懂事起,她就知道,父母的感情不太好。尤其是2007年后,爸爸去杭州承包工程,就很少回家,妈妈周虹一度怀疑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两人吵架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多。妈妈经常以泪洗面,她唯一的倾诉对象就是女儿:“如果不是有你,早就不要我了,你是希望。”吴珊珊并不完全懂得大人间的事,但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她变得比其他孩子更成熟敏感,她知道爸爸爱她,一心想通过自己的表现,让爸爸“回心转意”

这年秋天,周虹盼来了好,吴鹏在镇上盖了一座二层小楼,将工地项目转到成都市金堂县城,那里离家只有50公里,可以方便回家。周虹欣慰地对女儿说:“爸收心了。”这个率直的女人进行了一番自省,对女儿说:“不管他有没有对不起我,只要他肯回家,我什么都不计较。”偏偏就在这时,吴珊珊在爸爸的钱包里发现了这样一张照片…

吴珊珊哭了一路。最终,她把照片放回原处,若无其事地交给了吴鹏:“爸,早点回家。”这个早熟的女孩思忖很多:妈妈说过,爸爸是因为顾及女儿的情绪,一直不承认有别的女人,如果自己去质问爸爸,那他就无所顾忌了。所以,她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天真地想,如果她和妈妈经常去探望爸爸,或者要求他天天回家,他就没时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吴珊珊把秘密隐藏起来,并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2009年春节过后,吴鹏去金堂上班了。在珊珊的要求下,他天天回家,和妻子的关系缓和了很多。看到笑容,吴珊珊暗暗庆幸没把照片的事告诉她。然而,一个月后,爸爸就常借口工作忙,很少回家。吴珊珊对爸爸起了疑心,她没人可商量,便去找好朋友蒙蒙诉苦。两个小家伙经过一番商量后,最终决定对吴鹏来个偷袭行动。

那天,珊珊约上蒙蒙前往金堂,到达后才给爸爸打了电话。看到女儿来,吴鹏很吃惊,他将两个女孩带到饭馆吃饭,一个劲地说:“你这孩子,干嘛不声不响就跑来?”吴珊珊笑着说:“我想爸爸了。”蒙蒙调皮地说:“叔叔,我们大了,能独自出门了。”两个女孩“心无城府”的回答让吴鹏放松了警惕。

吃过饭,吴珊珊提出要到爸爸的住处玩一会,吴鹏紧张地回答:“爸爸住得远,还要上班,下次再带你去。”吴珊珊嘟起了嘴:“你不是老板吗?没人管你,干嘛急着去上班?”“爸爸还有很多人管着呢!”吴鹏从钱包里拿出300元钱:“你和蒙蒙想吃什么买什么。”尽管两个小女孩想进一步探查吴鹏的秘密,无奈人生地不熟,她们第一次金堂之行,就这样无功而返了。

这之后,吴珊珊和蒙蒙又多次前往金堂。然而,吴鹏显然有了对策,他把她们带到一套租屋里,说是自己住的房子。两女孩看到洗漱用品上都蒙上了一层灰,猜到是爸爸临时租的。多次前往金堂,尽管珊珊尽力不影响学习,但成绩还是下降了。老师和妈妈做了沟通,在妈妈询问珊珊时,她说:“我想去看爸爸,这难道不行吗?”周虹也拿女儿没办法。

父亲无情,女儿调查证据保护妈妈

吴珊珊和蒙蒙利用周末去金堂,跟踪爸爸。吴鹏开车,两女孩便打出租跟着。她们发现,中午吴鹏下班后,都是到滨江路一套房子。吴珊珊准备偷配爸爸的钥匙,找机会进入那套房子,查看究竟。

蒙蒙害怕了,她不再跟吴珊珊一起去金堂。虽然少了朋友的帮助,但是吴珊珊并没有停止行动。她考入镇中学后,虽然成绩一再下降,但她已经顾不了许多了。她趁爸爸休息时,偷拿了他的钥匙包,将所有钥匙挨个配了一把。

一个月后的一天,吴珊珊一个人前往金堂。由于爸爸从未和人一起外出过,吴珊珊不知道房子里住着什么人,她本想直接敲门,如果没人开门,就用钥匙开门进去。然而,她又怕有人会突然回来,犹豫之中,她就一直在门外等着。一直等到下午四点,也没见有人出来。这让珊珊很高兴,她想也许自己错怪爸爸了,他真的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就在吴珊珊看时间打算回家时,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打门走了出来。吴珊珊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她发现这个女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看来爸爸真的另外有了女人。

几分钟后,吴珊珊强自镇定下来。她果断地走到房门前,用力地敲起门来。确信里面没人后,她连忙拿出钥匙打开了门。站在门口,她的心“咚咚”直跳,过了好大一会,才小心翼翼地迈进了房门。家布置得很漂亮,一进门就有一张婴儿车,旁边散落着很多玩具。吴珊珊转了一圈,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爸爸的衣物和一些女人衣服都堆在一起,这让她更加确信爸爸和这个女人已经同居了。 这时,她想起听人说过,要拿到证据,要看有没有婚纱照之类的物件。可珊珊找了一圈,没发现爸爸的任何照片,只在一个影集里发现了好多女人和孩子的照片。她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带个相机来。怕逗留时间过长被发现,吴珊珊只在房子里呆了十分钟便离开了。临走时,她带走了一张小孩单人照和母子俩的大头贴。

回到家,吴珊珊不知道这样的证据是否足够,她想向大人请教,却又担心让妈妈知道。不得已,她在网上发帖子求助。根据网友支招,她又多次前往金堂,拿到了爸爸和那个女人、孩子的照片。掌握了爸爸的铁证,吴珊珊的心情越来越差,她既不能把这些秘密告诉妈妈,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爸爸可能会真的和妈妈离婚。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如何保护妈妈。

纠结、痛苦,像魔鬼一样困扰着这个时年12岁的女孩,她变得越来越沉默、孤僻。她经常从梦里哭醒,想到父亲没钱时,经常骑摩托车带她和妈妈到武侯祠玩,去宽窄巷子喝茶,那时的日子多么啊。她多么渴望一觉醒来,爸爸已经回心转意…女儿的变化让周虹十分担忧,她多次和女儿谈心,但珊珊始终一言不发,将一切藏在了心底。就在吴珊珊深藏着爸爸的秘密,承担过多的沉重和负担,在纠结中忍受折磨时,2010年11月的一天,爸爸的情人找上门来了。

那天,周虹和珊珊两个人在家,门铃响了,一个女人突然冲了进来,大吼大叫一番。“吴鹏在哪里?他打算躲到什么时候?”周虹一看这架势,就已经明白了来者的身份。

吴鹏的情人叫马晓,河南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杭州工作,2006年初,她在酒桌上和吴鹏相识。当时的吴鹏事业正处在上升阶段,妻子却经常无端猜忌自己,这让他苦不堪言。马晓的善解人意深深吸引了他,两人很快住在了一起。吴鹏对马晓坦诚自己已婚并有一女,虽然夫妻感情破裂,但为了女儿,他没考虑过离婚。马晓不在乎,只愿跟吴鹏在一起。

这样“贴心”的爱,让吴鹏更对漂亮的马晓动心,他将大多时间和金钱花在她身上,更加疏远了在的妻子。后来,马晓又给他生了个女儿,吴鹏彻底过起了家外有家的日子。这时,马晓也开始催促吴鹏跟妻子离婚。然而,吴鹏顾及珊珊,始终不松口,两人不时产生争执。2009年春节过后,吴鹏将事业转回了老家。马晓又跟随他来到,吴鹏只有不停地给钱给物,勉强安抚着她。

2010年11月的一天,周虹怀孕了,这让吴鹏十分欣喜,连生两个女儿,他一直为没有儿子而遗憾,因此他回家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马晓得知后十分生气,她决定将事情闹大,逼他离婚。因此,公然找上门来。

周虹怀着身孕,也不想跟对方争论什么,只想快快把她赶走。马晓毫不示弱,骂骂咧咧。珊珊想把她拽出门,可力气没那么大,情急之下,她扑上去抓住马晓的手咬了一口,这才让马晓扒着门框的手松开。一个小时后,吴鹏闻讯赶回家。面对女儿的质问,他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小娃娃不要管大人的事,你不懂。”“大人就像你这样子?”女儿的话让吴鹏低下了头。

这之后,马晓开始威逼吴鹏离婚,“你怕女儿知道,现在你没什么顾虑了。”妻子刚怀孕,吴鹏难以下定决心,陷入矛盾中。同时,吴珊珊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试图把爸爸拉回来。她不停地给爸爸打电话,并说服妈妈原谅爸爸。她用网上学来的法律知识告诉爸爸,女人在怀孕期间,男方如提出离婚,是违法行为。

几天后是吴珊珊12岁的生日,吴鹏如约回来吃饭。饭吃到一半,马晓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再不回家,我死给你看。”吴鹏无奈,只得匆匆赶回去了。望着丈夫的背影,周虹绝望之极,冲进厨房,拿起一把水果刀,割在了自己的右手腕上。珊珊跟进去,看到这一幕,脸都吓白了,哭着打通了爸爸的电话喊道:“爸爸,妈妈割腕了,流了好多血。你快回来啊!”被两个女人威逼,吴鹏早已焦头烂额,他脱口说出了一句:“要死要活是她的事!”说完,便粗鲁地挂断了电话。

厄运来临,小女孩放爱一条生路

这句话让珊珊十分伤心,她拨打120将妈妈送到医院,医生给周虹做了包扎。回到家,周虹抱着女儿放声大哭,“我们该怎么办?这次爸真的不会回头了。”看着妈妈,珊珊对爸爸的怨恨一点点被点燃了,她拿出了自己掌握的证据说:“妈,如果爸爸真的离婚,我们有这些,保证吃不了亏。”

得知女儿两年来做的一切,周虹泪流满面,想到女儿小小年纪,却承受着父亲外遇带来的伤害和疼痛,她对丈夫的恨也到了极点。出于激愤,她未经深思,便拨打了吴鹏的电话,把女儿掌握他外遇的证据和盘托出:“你要是敢对我们娘俩不义,我们也不客气,让你什么也得不到。”得知女儿调查了自己两年,吴鹏惊出了一头冷汗,感情的天平也彻底倾向于了马晓。为了掌握主动权,他安排马晓带孩子回了老家,并转移了自己的财产。眼看父亲如此无情,吴珊珊十分愤怒,她鼓励妈妈去找律师打官司。律师了解了情况后对周虹说,怀孕期间男方是无法提出离婚的,并且称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让吴鹏分不到财产。事情传开,吴鹏自觉颜面丢失,更加恼羞成怒,拒绝再给母女俩支付生活费。

暂时的困境并没有吓住母女俩,就在她们信心百倍打赢这场财产保卫战时,厄运却向她们突然袭来。

“珊珊,你以后咋办啊?”面对哭喊,吴珊珊也跟着哭做一团。当时,吴鹏已接连两个月没有再给母女俩生活费。孩子重病袭来,却无力医治,周虹心乱如麻。按照医生的说法,女儿的最佳治疗时间只有9个月,每一天都十分珍贵,而且治疗花费巨大,该怎么办?万般无奈之际,周虹试着拨通了吴鹏的电话,说出了实情。

一个小时后,吴鹏返回了家里。他一把拉住女儿的手:“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我再不好,也是爸啊!”珊珊原本十分恨爸爸,看到他的眼泪,心慢慢软了。当吴鹏得知了女儿得病的诱因后,悔恨交加:“都是我造的孽,老天爷,你为什么不惩罚我?偏偏让我女儿得这种病?”他一再对妻女承诺:“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女儿的病治好。”

这次,吴鹏兑现了诺言,他筹措资金,将女儿送到医院进行治疗。治疗期间,吴鹏和周虹轮流护理女儿,这对一直不和睦的夫妻变得默契起来。

吴珊珊结束第一个疗程的治疗,吴鹏留在家里陪女儿。一天晚上,吴鹏的电话响了,他摁掉了没接。电话又响起,他又没接。周虹看了看他的为难表情,高声说:“你走吧,别身在曹营心在汉。”吴鹏闷声说了句:“我去看一下就回来。” 爸爸走后,吴珊珊问妈妈:“你生爸爸的气了?你不想和爸爸离婚,那我来求求爸爸。”周虹不想再让女儿承受压力,开诚布公地说:“经过这么多事,我对爸彻底心冷了。我和他离婚没什么,只是一想到那个女人,我就来气,不想让他们过好日子。”

吴珊珊依偎在了妈妈怀里:“你们大人的事儿,我说不清楚。我生病后,想了很多问题,如果你和爸爸在一起老吵架,干嘛非在一起?…”周虹再度流下了眼泪,女儿正处在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却过早承担了这么多的思虑和包袱,这和自己经营婚姻不善脱不了干系啊!经历这场劫难,她还有什么想不开的?自己和丈夫早就不相爱了,即便勉强生活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想到这里,她含泪对女儿说:“你什么都不要想了,只要你好起来,我答应你,和爸好好谈,不再意气用事。”

经过深思熟虑,考虑到吴珊珊的病因染色体变异,周虹怕再生一个孩子也难逃厄运,她最终同意离婚,并决定去打掉孩子。对妻子的决定,吴鹏十分感激。然而,周虹去医院检查时,医生确定孩子十分健康,且月份较大,引产有危险。最终,周虹决定将孩子生下来,遵循律师的建议,两人的离婚手续等孩子出生后再办理,吴鹏签署了一份抚养孩子至18周岁的协议书。

如今,吴珊珊的病情得到了基本控制,医生说,她的生长发育会基本和常人无异。接受记者采访时,吴珊珊流露出了小孩子天真的一面:“等我病好后,我的梦想是当一个幼儿园老师,跟很多很多的小孩子在耍,一定非常开心。” 命运给了这个聪明懂事的女孩太多磨难和不幸,所幸在她的努力下,爸爸和妈妈都做出了各自正确的选择。两个没有感情的人强扭在一起也是种痛苦,但是他们对孩子的爱,将一直延续下去,这是作为父母最基本的和义务。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吴鹏

吴鹏(1987年5月16日-),杭州人,中国游泳队名将,在2002年釜山亚运会上,当时年仅15岁的吴鹏包揽200米蝶泳、200米仰泳和400米个人混合泳三项冠军,在国际赛场上“一炮打响”。此后,吴鹏一直保持着较高的竞技状态,并将主项逐渐锁定在200米蝶泳上。2011年4月9日,在密歇根大奖赛男子200米蝶泳决赛中,吴鹏首次战胜菲尔普斯,勇夺冠军。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吴鹏在200米蝶泳中获得铜牌,这是他在运动生涯世锦赛上获得的第四枚奖牌。

  • 网友评论
  • 水太深了老
    水太深了老
    如果她就是嫌贫爱富,移情别恋,我劝你也别挽回了,折磨了自己,还未必有好结果
    2019-08-09 11:2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