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故事 > 正文

失传的贼药 90年代2900字

日期:2019-08-03 11:52: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338
奇遇明嘉靖年间,金州城里有个叫王大年的小偷,由于入行不久,技艺不娴熟,又兼独自作案,缺少照应,因此,十次作案有九次被抓,每次被抓,都是先被主家暴打一顿,再送到官府。这天,他偷窃时再度失利,半年之后,他

奇遇

明嘉靖年间,金州城里有个叫王大年的小偷,由于入行不久,技艺不娴熟,又兼独自作案,缺少照应,因此,十次作案有九次被抓,每次被抓,都是先被主家暴打一顿,再送到官府。这天,他偷窃时再度失利,半年之后,他被放了出来,出了的大门,在一个偏僻的山坳前,张大年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不远处,一位银发老者手拿一根粗大的木棍,正在暴打跪在地上的两个光着膀子的年轻人。老者手里的木棍“噼里啪啦”雨点般地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可奇怪的是两个年轻人虽然嘴里大呼小叫,但身上并无明显的伤痕。大约打了有半个时辰,老者打累了,这才随手丢掉木棍,挥手叫起地上的两个年轻人,扬长而去。

王大年大感诧异,刚才那顿暴打要是换了自己,就是不被打残废了也得脱层皮,可那两个年轻人挨完打,竟然像没事人一样,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蹊跷?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是自己弄清楚并掌握了其中的秘密,以后再行窃时,不就不怕打了吗?想到这里,他没有犹豫,立即悄悄跟了上去。

酒后吐真言

他不远不近地跟着那3个人,直到他们走进一所宅院。知道他们住在哪里之后,只要有时间,他就在那所宅院附近转悠。这天,他看到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独自走了出来,工夫不大,那个年轻人提着酒肉从原路回来了。这时,一个黑脸大汉突然夺了年轻人左手中的肉,扭头就跑。年轻人一愣,脱口而出:“抓住他!”见黑大汉跑到王大年身边,王大年伸出一条腿,将黑大汉绊了个狗啃屎,拾起地上的肉。此时年轻赶到了,王大年将肉交到年轻人手中,年轻人十分感谢。趁他们说话之机,黑大汉爬起来跑远了。见状,王大年心中暗笑,他让堂哥配合演了这出双簧,接近了那个年轻人,就这样,他顺利地知道了年轻人的名字叫张诚。

这天,王大年观察到那个银发老者和另一个年轻人骑着毛驴外出了,等两人走后,王大年迅速进了那所宅院。张诚见到他,不禁一愣,王大年赶紧解释说,认识这么久了,一直想和他喝点酒好好聊聊,今天恰好有空。听王大年这么说,张诚满面堆笑地说:“要请也该我请你啊。你帮过我的忙,还没谢你呢!”张诚锁好门,和王大年来到附近一家小酒馆,找了个僻静的座位,点了酒菜,就开怀畅饮起来。王大年因为心中有鬼,所以一个劲地向张诚劝酒,工夫不大,张诚就醉了。

贼药

见时机到了,王大年说出了埋藏在心中许久的困惑,问张诚:“你们为什么那么抗打呢?”酒后吐真言,张诚得意地告诉王大年说:“大哥你说这事呀,不瞒你说,这多亏我师傅的灵丹妙药!”张诚告诉他,师傅叫刘春元,那个年轻人是师傅的儿子,叫刘永涛,今天他们父子俩到乡下扫墓去了。这种药是师傅从附近的山上发现的,师傅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贼药”这种药材捣碎后用酒内服,有抗打的奇效,可以挨得各种毒打,最多伤到皮肉,不会伤及内脏及筋骨。

世上居然有这种药!事已至此,王大年也就不隐瞒了,他说自己是个小偷,屡屡被抓挨打,想让张诚给他偷出一些“贼药”来。听王大年这么说,张诚“噗嗤”一声笑了,“这么说来,我们是同行了!你费那个劲干什么,干脆你加入我们算了,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听说张诚他们一伙也是贼,王大年不禁也乐了。

拜师

刚开始,刘春元并不收王大年这个徒弟,还迁怒于张诚泄露了秘密。王大年见刘春元拒绝了自己,并未泄气,在院中跪了三天三夜。最后一夜下起了瓢泼大雨,王大年被淋成了落汤鸡,又累又饿又冷,一头栽倒在地。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温暖的房间里,刘春元师徒三人正对着他笑。王大年明白,这是刘春元收下自己了,看来自己的苦肉计成功了。

还别说,以后再行窃,刘春元负责望风,他们师兄弟三人吃过“贼药”轮流进入目的地行窃,“战果”颇丰。王大年算是开了眼界,他这才明白,偷窃也需要技巧,而刘春元经过多年的“实战”总结出一套十分有效的经验,既有“实战经验”又有“贼药”保驾护航,他们次次都没走过空,日子越过越滋润。

王大年感到不解的是,每次顺利偷窃之后,刘春元把赃物放置妥当之后,就带着他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让他们光着膀子跪倒在地,用木棍将他们好一顿暴打。他为此偷偷问过张诚,张诚压低了声音含笑告诉他:“这是师傅的独特嗜好,他早年曾是位教书先生,有这种瘾,哈哈…”听张诚这么说,王大年心说,没想到师傅还有这种古怪的嗜好呢!

觊觎

虽然王大年的日子越过越滋润,可他还是不满足,因为入伙晚,每次他都分得小头。他心中有个迫切的愿望,那就是尽快搞清楚“贼药”到底是什么,自己拉起人马干!他发现师傅常常独自上山,每次出去,都采回来一口袋药材,这种药材到底是什么?附近的山上植物太多,不下数百种,要是一一实验,并不现实,于是他决定跟踪刘春元,搞清楚师傅采的到底是什么。

这天,他看到刘春元又上山采药了,就偷偷跟在后面。半天之后,见师傅爬上了二龙山的悬崖峭壁,他悄悄地戴好面具,在一块岩石后埋伏起来,等刘春元沿着原路返回时,王大年猛地站了起来,大喝一声。受此惊吓,刘春元站立不稳,一脚蹬空,摔了下去…

见刘春元摔了下去。王大年迅速爬下山来,打开师傅的口袋,终于看清楚了师傅采的药材。这是一种藤状植物,开着白色的小花,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味。这种植物平时极难发现,因为它生长在悬崖边的岩石缝里。看清楚之后,王大年将口袋丢进了山下的大河里,偷偷潜回住处。

傍晚时分,见刘春元还没回来,刘永涛和张诚着急起来,王大年假装和他们一起寻找,最终在二龙山的山下找到了刘春元的尸体。师傅一死,没了主心骨,再加上“贼药”并没有传下来,树倒猢狲散,三人散了伙,各奔东西。

回到家中,王大年决定联合儿子和几个侄子一起发财。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王大年长出了一口气,先将刘春元传授给他的“技巧”传授给子侄们,让他们把各种偷窃技法训练娴熟。

这天,他觉得时机已然成熟了,就打算去偷窃几天前看中的一大户人家。晚上行动前,他将偷偷研制的“贼药”让几个子侄用酒送服。还别说,头一次行动就顺风顺水,这一晚,他们收获极大。看着摆在面前的金银珠宝,王大年不禁得意地笑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王大年决定再次出击,没想到还没行动,他的一个子侄竟然口吐白沫,冷汗直冒,浑身无力,一头栽倒在地。接下来他儿子和另外几个侄子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这下子王大年慌了手脚,心说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了什么邪?要么就是子侄们初入此行,受了惊吓?

谁知请了好多大夫,治疗了两个月,子侄们症状不但不见轻,还有越来越重之势。这下子王大年是真害怕了,他特地花大钱请来了金州的名医王满银大夫。王大夫看罢,摇了摇头,问王大年这几个人此前服过什么药。犹豫再三,王大年拿出一棵藤状植物说:“实不相瞒,他们此前都服用过这种药物。”王大夫一见。当即大惊失色,说这种藤状植物学名叫暴打草,人服用之后能抗毒打不假,可这药材有一个厉害之处,那就是人吃了,一个时辰之后,必须得暴打他一顿,不然的话,药性在体内发作,让人血脉贲张,体热如火,周身发抖,冷汗直冒。到后来,患者会极度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就算废了,病到这分上,就是神仙也难治了!

听王大夫这么说,王大年悔恨交加,他没想到由于自己的贪婪和一念之差,竟然害了儿子和几个侄子。在一片抱怨声中,王大年忧郁成疾,不久之后就郁闷而死。王大年死后,“贼药”也就彻底失传,成为金州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笑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大年

王大年,男,60岁,上海机械施工公司副总工程师,高工,中共党员,王大年同志工作兢兢业业,技术精益求精,在科学研究和技术攻关上做出了显著成绩,取得多项国际先进水平的发明和科技成果,促进了企业的科技进步。

张诚

张诚,女,1962年9月生,现任华东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MBA教育中心主任。1985年7月江西财经大学工业经济专业本科毕业,2006年12月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物流管理专业毕业,获博士学位。1985年7月到华东交通大学工作至今,1985年9月—1986年6月到首都经贸大学学习,2000年9月—2001年1月前往浙江大学做访问学者,2002年10月破格升为教授。被聘为硕士生导师、江西省教育厅中青年学科带头人、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劳动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重点学科企业管理学科负责人、江西省交通运输与物流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2009年获得第六届“江西省高等学校教学名师”荣誉称号。

  • 网友评论
  • 真的公平吗
    真的公平吗
    原来,在历史上留下了《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两个书目,但只有《孙子兵法》传世,《孙膑兵法》却销声匿迹了
    2019-10-17 07:13
  • sunshine_6
    sunshine_6
    太极是不是失传了?
    2019-10-16 14:08
  • 爱吃肉肉的
    爱吃肉肉的
    《斗牛图》是否已经失传?
    2019-10-11 16:21
  • 世界都明亮
    世界都明亮
    我们知道,汉武帝罢黜百家后,儒家思想成了中国最重要的思想
    2019-10-13 23:00
  • 你沧桑的脸
    你沧桑的脸
    《擒庞涓》、《见威王》、《兵情》、《杀士》……画风明显不同
    2019-10-16 02:35
  • 请喊我大哥
    请喊我大哥
    你觉得中医会失传吗,为什么?
    2019-10-16 19:49
  • 我可能是傻
    我可能是傻
    年代更早的孙子兵法没有失传,孙膑兵法为什么失传?
    2019-10-19 10:43
  • 最美人间四
    最美人间四
    两千多年过去了,它们依然是暗夜的长星,照亮人类前行的路
    2019-10-19 04:04
  • 灼灼芙蓉眼
    灼灼芙蓉眼
    只不过现在的骗子太多
    2019-10-17 09:27
  • 倾听夏末
    倾听夏末
    《孙子兵法》流传于世,《孙膑兵法》(《齐孙子》)在《汉书·艺文志》中还有介绍,之后就再也没人提到了
    2019-10-11 03:17
  • 淡然的跳蚤
    淡然的跳蚤
    不重视的书,就容易失传
    2019-10-15 14:19
  • 月底见面d
    月底见面d
    汉代的“六博戏”为什么失传了?
    2019-10-19 13: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