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故事 > 正文

结婚那点事 21世纪3600字

日期:2020-01-09 16:52: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600
房产证儿上写谁的名字闫刚的父母坐在对面沙发上。褚晓红和闫刚规规矩矩坐在他们对面,两个人很是乖巧的样子,乖巧是因为他们打算结婚,结束三年爱情长跑,打算结婚就必然要买房子,而房子的首付,曾经有过默契,是男

房产证儿上写谁的名字

闫刚的父母坐在对面沙发上。褚晓红和闫刚规规矩矩坐在他们对面,两个人很是乖巧的样子,乖巧是因为他们打算结婚,结束三年爱情长跑,打算结婚就必然要买房子,而房子的首付,曾经有过默契,是男方家出的。所以,他们跑回来求助了。

先买房子后结婚的基调基本定下来了,接下来是车子和装修的问题。闫母说:你们也知道,我们老两口都是普通工人,一辈子牙缝里攒下一点钱,也不容易,要多了也没有,这个首付已经是全部了。当然,儿子结婚这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

褚晓红急忙接话:阿姨,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和叔叔的…我爸妈说了,装修的钱和车子他们出,谁让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呢!

闫母叹了一口气,表情明显松弛下来了:儿女就是债呀,妈也不容易

两人急忙附和,接下来的程序是吃饭,四口人谈笑风生,开始设计未来房子的风格品味,一派祥和。

吃完饭,闫刚被父母叫到房间里,说是有事商量,褚晓红一个人留在客厅里看电视,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都要结婚了,明显,人家还是没把她当自己人,需要商量的事情还是要一家三口定夺。褚晓红一毕业就做业务,也算是深谙人性心理,凭感觉,未来公婆找闫刚商量的,肯定是关于房子的事儿。

果然,回去的路上,闫刚一路沉默不语,褚晓红问了三遍,他才嗫嚅着说:我爸意见,既然房子首付他们出,房产证儿上,就只能写我的名。不过,这不是我的意见啊晓红,我会据理力争的。

褚晓红一听就炸了:你们家也太过分了,凭什么不能写我的名字,难道以后我不用跟你还贷款、孝敬你父母吗?

闫刚也急了,他就是这么个木讷的人,有一说一,不懂得迂回:晓红,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爸妈是觉得,他们一辈子的积蓄买房子…

褚晓红突然明白了,他们是怕买了房子之后,她和闫刚会走不到头,如果离婚的话,这房子,会被自己分走一部分。心里,忽然一片寒凉,她和闫刚在一起三年,一直甜蜜有加,此时,忽然感觉面前的男人无比陌生。

节骨眼儿上怀孕了

褚家的反应更强烈,褚母当即给闫刚打电话:你们闫家也真欺负人,房子首付是你们家出的,房产证就没有晓红的名字,可是装修和车子呢,这些算起来也不比首付少吧,怎么署名?明显房子升值车子贬值欺负我家晓红是不,那不如我们家出首付?闫刚唯唯诺诺,除了说不用不用,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也觉得,这件事是自己家里不对,可是话又说回来,父母也不容易,攒了一辈子的钱,自己总要有个支配权吧,他们也不是成心刁难,而是不敢相信现在的年轻人的情感变化,如果真的离婚了,房子被褚晓红分走一半儿,老两口岂不是要舍不得?可是面对未来丈母诘问,闫刚也无计可施,他曾经在褚晓红家对两个老人发过誓,要一辈子疼惜爱护她,没想到,他如今连一个房产证上的名字都不能给她。

时间过去一个礼拜了,闫刚急的嘴唇上起了泡,却说不服父母,更不敢登门去说服丈母娘,他要怎么告诉他们,他和褚晓红准备过一辈子,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离婚?

现在,褚晓红都不搭理闫刚,他接她下班,她就绕到后面走。曾经,她最喜欢他来接自己下班,没熟人的时候,她还会猛然扑过去,吊在他的脖子上撒娇。

这天,褚晓红打来了电话,却带着哭音说:我怀孕了。

闫刚喜出望外,马上将这个天大的好告诉父母,希冀着父母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退后一步,答应在房产证上写褚晓红的名字。没想到,闫家父母这次直接给未来亲家打去了电话,语言上是很客气,说,听说你们想给俩孩子买房子,那真是难为你们了,现在的父母,都是为孩子着想,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倒是褚家母亲卡了壳。一来她是嫁女儿,哪里有嫁女儿还倒贴房子的道理,二来,她没有那么多钱,装修买家具,简简单单十万块也就够了,买部十万块的车子也算中档,可是房子的首付就要三十几万,他们也是小家小户,加上这些年负担四位农村老人,积蓄也就那么一点儿。

一着急一窝火,老妈暴脾气就开始给褚晓红发飙:本来我们在这场谈判中有胜算的,你偏偏这时候跑出来怀什么孕,看看,一下子被动了吧,人家还拿起架势了,孩子在你的肚子里,最后着急的只能是我们。

如果我做掉孩子呢?

在褚晓红父母的强烈要求下,两家人终于找个机会坐到了一起,共同商量儿女大事。

闫母说:首付虽然不是个大数目,但是谁让我们老两口没本事,让孩子跟着受委屈了,本来这婚房是男方家的事情,既然亲家有这个心意,我们也不好拒绝…咱们现在最要紧的是先给两个孩子把婚事办了…

褚母说:一切都听亲家的意思吧…

闫母:不过这房产证署名,虽然我家不出首付,可是房贷还是我家小刚还吧,你看,晓红这本来赚的就少,这一怀孕,至少升职没指望了,再休几个月产假,基本工资拿着,房贷和生活费就要靠小刚。

一直在打酱油状态的褚父出马了,态度激动:你家出首付就不能写我女儿的名字,我家买房子就要写两个孩子的名字?

褚晓红和闫刚负责做饭,因为妊娠反应一阵阵的恶心,褚晓红负责打下手,她心不在焉,努力听着客厅里的动静,其实闫刚也一样,他炒错了菜,米饭也忘记插上电源了。本来满心甜蜜等待一个皆大欢喜的两个人,一听外面的唇枪舌剑,心里都没底了。

听来听去,褚晓红在双方的语气中听出了闫刚父母的意思,是觉得自己未婚怀孕很丢脸吗?她越想越气,将手里正剥皮的西红柿啪啦摔在案板上,闫刚猝不及防,溅了一脸西红柿的汁,一急就吼道:你干吗。褚晓红尽量压抑着委屈和怒气,低声抱怨:好像是我的不是了,怀孕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吗?当初是谁求我来着?我就纳闷了,你父母居然能拿这个当借口,难道他们不在乎孙子吗?

闫刚也烦死了,他等了褚晓红三年,现在好容易要结婚了,却因为一个什么房产证上的破名字和怀孕,出现了这么大的波折,想想都让人烦。他哐当一声将盘子墩在桌子上,盘子也不争气,居然哗啦,碎掉了。

碎裂的盘子宛如碎裂的心,褚晓红的眼泪都下来了。再看看闫刚,这个她热烈爱了三年,心心念念想托付终身的人,垂着头,像一个待审的犯人,在两家人为一个名字的你争我夺中毫无办法,不禁心里凉了。

她冲出去,含着泪说:我跟闫刚在一起,一直图的是他这个人,现在,我看不上他了,因为他太穷,我不想结婚了,我会自己做掉这个孩子!

我要用自己的力量给你幸福

褚晓红自然没舍得真的做掉孩子,只是心里一直觉得堵堵的,她明白,闫刚的父母这样做,是因为《新婚姻法》颁布之后,更注重保护婚前财产,怕儿子吃亏。可是,她转不过那个弯来,那种被防的感觉太寒心。

一连七天,闫刚除了每天给她发个短信,居然连个面都不露,这也太过分了,难道他真的动摇了?褚晓红心里酸苦,想想曾经,他为她,从一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居然成了煲汤高手,就因为她喜欢喝湯;为了她能过得更舒心幸福,他还放弃自己的专业,做起了业务,努力打拼…他为了她做过那么多事,他们有过那么多的甜蜜,现在真的要因为房产证上的一个名字分道扬镳吗?她真的在乎吗?

她决定去找他,问问清楚。老妈见她要出门,走过来表扬:闺女,还是你这招高,这下子,不信他们不在房产证上写你的名字,他们孙子的命,在你的肚子里呢!

褚晓红很冷淡地说: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要结婚了,商量来商量去,心都凉了。

褚母这下子也急了:闺女,这话不能乱说啊,婚不能不结。我还舍不得闫刚这个女婿呢,再说,孩子是无辜的…

褚母没有说完,这边褚晓红拉开门出去了。

她不想去家里,打了车直奔他的单位,闫刚烦闷的时候就不爱听老妈唠叨,喜欢一个人睡在单位,彻夜玩游戏减压。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褚晓红已经到了闫刚的单位门口。电话是个陌生人打来的,说是派出所…

褚晓红心里一惊,急忙打车赶到派出所,闫刚果然在那里。身上有许多的尘土,脸也破了,手上还流了血,样子可怜又狼狈。原来,这家伙不声不响,每天晚上开始去舞厅里做兼职保镖,依仗学过几年跆拳道,没想到舞厅有人打架他被卷入,一同带到派出所…

你,你也太没出息了,怎么能做这种事呢?褚晓红看着他的样子,又气又心疼。闫刚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我是想多赚点钱自己买房子,双方父母全部都不用,那样就没有署名的问题了,不会让你因为一个名字受委屈…褚晓红心里一热。

总有平衡之道

最后的结果是,双方各退一步,房子的首付一家一半,装修款和车子都双方共同负担,名字都是两个人的,这样如果婚姻真的有什么变故,也不存在财产纠纷,车子贬值房子升值的问题,虽然这样比较麻烦,但是也算皆大欢喜。两个家庭合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定下了房子和装修日期。

半年后,褚晓红坐在亮堂堂的新房里看电视,闫刚在厨房里精心煲一锅汤,香气氤氲在屋子里,她想,谁说结婚不是一场战争?想想她和闫刚之间的首付署名权大战,怀孕风波,闫刚的担当。两家人在两个孩子的情感世界里,就像在压跷跷板,今天你上来了,明天我上来了,其实父母的心很简单,那就是为自己的亲生骨肉谋求最大的福利,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自己的孩子好。但是,世界万物都有平衡之道,何况结婚。当双方都变成了自己的孩子,自然就不存在战争了。

结婚那点事儿,类似先小人后君子约定俗成,现在结婚那点事儿过去了,他们相处得很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闫刚

2011年4月27日合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以下任免。决定任命:闫刚为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现任中共合肥市委常委、副市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