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故事 > 正文

人间情暖老邻居

日期:2019-09-17 12:39: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247
提起过去的老邻居,总会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那得回到上个世纪70年代。先前我住的那幢小二楼,原是一家人开的工厂。新中国成立之后,被隔成好多单间,来了许多新住户。每一家的居住面积不过十几平方米,我住的那间

提起过去的老邻居,总会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那得回到上个世纪70年代。

先前我住的那幢小二楼,原是一家人开的工厂。新中国成立之后,被隔成好多单间,来了许多新住户。每一家的居住面积不过十几平方米,我住的那间甚至只有8平方米。户与户之间都是用木板做间壁,根本不隔音,一家放收音机,全楼的人都能听得到,可是大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

我住在二楼,二楼约有10户人家。当时我刚刚结婚,自然是少一辈的,所以楼里的孩子们都管我们两口子叫三哥,三嫂,老一辈则称我们为他三哥,他三嫂。平常每一家的门都不关,特别是夏天,家家门户大开,从走廊上一过,每家的内容一览无余。

虽然是吃自来水,但是需要去楼下街口那个水站挑水才行。路有多远并不重要,难度在于得上二楼那个极陡极窄的木楼梯。挑着水走上去,仿佛出演杂技一般。所以,扁担前面要另外绑个短钩,这样才能把两桶水一高一低地挑到楼上去。那些年,我是一个卡车司机,经常跑外县,跑乡下,我不在家的时候,挑水的活儿就落到邻居家的孩子身上。这似乎没有什么事先的交代,而是自然形成的。只要我不在家,邻居的孩子就会主动把水给三嫂挑上来,不必道谢,若道谢反倒显得生分。

若来了朋友,我又不在家,邻居会主动把我的朋友请到他们家去喝茶、抽烟、聊天。如果赶上吃饭,他们则会招待朋友在家里吃饭,甚至喝点酒,就像对待他们自己的客人一样。常常是我从外面回来一看,朋友正在邻居家喝着哩!

这个楼上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大都是工人,性格纯朴,一家的事就是全楼的事。无论是奶奶还是婶婶生了病,邻居中的年轻人就会用手推车帮忙,如果正赶上我开车回来,就直接把她们送到医院去,这似乎是自然而然的。我从不记得有谁和我说过谢谢,也觉得完全没必要言谢。

我有时候开车去外县,有机会买一些便宜的土特产,比如鸡蛋、江鱼等等,回来后总是给每家送一份。最为有趣的一次,我买了一些淀粉,挨家分完之后,没想到落了一位老奶奶。老太太气得用拐杖敲着我的门指责我为什么把她落下了?我赶忙赔笑脸给她补上一份,又鞠躬又道歉的。老太太仍然叨叨咕咕,说我没老没少,狼崽子,令我哭笑不得。

老早就听说小楼要扒了盖新的,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小楼真的给扒了。大家被分散到几幢新式的楼里,不再住一块儿了。记得我搬走的时候,邻居的小伙子送我一个鱼缸,里面还有两条金鱼。那时候家家都很清贫,实在没什么可送的,只好把金鱼当成礼物,我也不客气地接受了,现在想想还真让人脸红。

搬到新居以后,大家的来往逐渐少了,但偶尔见了面还是像亲人一样,热情、实诚。岁月如风,一晃二三十年过去了,偶尔在街上碰到他们当中的一个,虽然他们老了,或者不再年轻了,但仍然叫我们三哥、三嫂,听着心里暖暖的。

从来没有什么规则或者条约来约束这些老邻居的言行,可小楼上的人家却处得那样地和谐,有老有少,亲爱团结,永远都在热情地帮助对方,这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想想,这或许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吧。现如今大家的日子过好了,有了电话、小汽车,按说彼此的应当更密切才是,可从前的日子却很难再找回来了。住在一个楼道的邻居,住上一二年也从不来往,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其实,人人都在心中真诚地呼唤传统美德的回归。希望和谐的阳光温暖每个人的灵魂,传统之花香飘进每一个人的心田。但愿这一天早一点儿到来,我们一块儿加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邻居

《邻居》根据韩国人气网络漫画《住在隔壁的人》改编,是由金辉执导,金允珍、马东锡、金赛纶等主演的惊悚犯罪电影。讲述了在一个发生过连续杀人案的小区,居民们联合起来追寻杀人犯踪迹的故事。影片并非单纯的惊悚故事,还刻画了平凡的邻里之间在了解到彼此沉痛过往后相互给予慰藉的过程,在连载当时曾获得极高的人气。该片于2012年8月22日在韩国上映。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