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故事 > 正文

情书 70年代3200字

日期:2019-08-30 15:21: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952
我颓唐地走在大街上,灯光昏暗,是一种浪漫的色彩。我喜欢这座城,喜欢它繁华与败落共存的夜晚。我喜欢这所大学,喜欢它给人熟悉和冷漠交错的不安。他们说我总是神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记了现实的存在,忘记了与人交

我颓唐地走在大街上,灯光昏暗,是一种浪漫的色彩。

我喜欢这座城,喜欢它繁华与败落共存的夜晚。我喜欢这所大学,喜欢它给人熟悉和冷漠交错的不安。

他们说我总是神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记了现实的存在,忘记了与人交谈。也许吧,我只是没有倾诉的欲望,没人给我那样的安全感。

我像一个失意的流浪者,独自游荡在人群里,看着每个路人美丽、自信、冷漠的面孔。他们彼此交谈,笑容标准。他们积极向上,寻找各自的荣耀。而我,我沉浸在哲学和诗歌中,却知道自己不是哲学家也做不成诗人。

我唯一加入的社团是文学社,我以为我会找到可以说话的朋友,起码我们同样是偏爱文字的人。是我偏执、悲观、格格不入吗?我依然不能与任何人交往,他们都能够积极发言,写的文字清新温暖,而我只是在角落里看自己的书,写着灰暗晦涩的文字。没人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任何人。或许我们都钟情于文字,但我们毕竟不是同类。

一天,我收到社团的短信,要征集诗歌参加比赛。从那天我认识你,你可能不知道我首先爱上的是你的声音。我按短信上的方式给你打了电话,你只说了一句“是我”我从未被触动过的心在那一刻乱了节奏,我紧张起来,语无伦次地讲完了我想问的话,你可能不记得,但那种紧张每次想起都让我觉得幸福。

几天之后,我带着几首自己挑出来的诗歌去见你。当我走进教室时,里面有三个男生,我不知道哪个是你,竟也笨得不知开口询问,就傻傻地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你们。你最后一个抬头看我,你问,是来交诗歌的吗?我才想起问,你是贺君宇学长吗?你说是,没有对我微笑,甚至没有表情。我还是瞬间心脏紊乱,将几页纸放在你面前的桌子上,慌张地转身离开。我的腿磕在桌角上,他们发出小声的唏嘘声,只有你看着我,眉头紧蹙,像是在担忧。

竟不知上帝安排这样匆忙的见面,让我沉沦,却也将我拯救。

你说,孤独是绝对的,即使拥有爱情也还是孤独。

我似乎不曾对你有过反驳,我像个忠实甚至盲目的信徒,对你笔下的每个字流连忘返,膜拜,信任。

我们渐渐熟悉,常常看彼此写的字,谈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悲观地自嘲各自的理想,也说些关于自己的家乡,自己的过往。我终于有了可以倾诉的人,而那个人是你,这又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我从不曾告诉你,在你的描述中,我爱上了你生长的那座西北的小城,爱上那里的戈壁和沙漠,那里的水稻和天空。我更不能让你知道,我早已爱,沉沦于你的冷漠,你的柔情和你深邃的孤独。因为我知道,你深爱着一个美丽的新疆姑娘,她有着漂亮的长发,能歌善舞,温柔热情,从你深情忧伤的文字我就知道,而你命里也该拥有这样的姑娘。

我上大二的时候,你已经在忙着毕业,你大多时候不在学校,我们很少见面,联络也变少。后来你甚至离开学校,你说要回家一段时间,想想今后的方向,也沉淀一下自己的心情。我知道不能贪心地打扰你,向你要陪伴,只是常常控制不住去幻想你与那个美丽的女生见面的场景,幻想你看着她会用怎样的眼神,会投入多少温柔。我嫉妒自己的幻想,想起你今生都将属于别人,心脏便开始痉挛,从未有过的疼。

于是我常常独自哭泣,像个病人。

我说,这个世界是间巨大的医院,每个人都是患者,常常疼痛难忍,常常预见死亡。

你说,是这样,但你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你怀疑我过得不好。

我说,“没什么,只是,想你了。”你不知道我打出这几个字,花了多大的勇气。

很久很久,你始终没有回复我,“开玩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怕你就这样在我的世界消失了,怕我们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聊天说话。于是我故作轻松地说出这句话,我喜欢用短信与你联络而不是电话,这样你就听不到我的声音,不知道我在哭泣,看不到我满脸泪痕。你感受不到我隐藏的情绪,我便守住了自己的秘密。

你依旧没有回复我,我整夜失眠,翻看你写下的那些文字,翻看我们的聊天记录,悲观地想着难道就这样失去你了吗?面对你,我总是不自觉地将任何情绪和感觉都放大到无限倍,这也是我很久之后才领悟到的事情。

“半个月后,我会回去。还有,我也想你。”凌晨4点,我手机响起,我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你的名字,紧张了好久才将短信打开。

我看着上面的文字,心快速地跳着,我笑了,之后开始流泪。

你回来了,但我迟迟没有见到你。我说,想见面,你在哪里?

“我搬出来住了,明天打电话给你。”你曾说,住学校挺好的,虽然不能与每个人交心,但如果总一个人住,有时候会孤独到想要自杀。我不知道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搬了出去,也许我也没有资格询问。

我在约好的咖啡店等你,下午人很多,但还算安静。咖啡店里播放的都是孙燕姿的歌,店主应该很喜欢她。记得吗?我们有一首共同喜欢的歌,也是孙燕姿唱的,是你推荐给我听的。

我正出神地想着那天晚上在图书馆,你突然将耳机的另一只塞进我耳朵,你说:“我最喜欢这首歌,我想你也会喜欢的。”这时,有人轻轻拍我的肩膀,我回头,看见你站在我身后,还有,一个美丽的女生,她挽着你的手,笑容温柔。

时间仿佛凝固了,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样的表情,只是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在静止中长久地密密麻麻地疼着。

直到你开口讲话,我才终于醒悟。“这是我女朋友,过来玩几天。”你笑笑,对她说,“这是小离,我跟你讲过的那个女孩儿。”

她笑着对我说:“你好。”很漂亮,有种温暖的力量,她拥有我渴望但始终做不到的品质,她是我想象中你应该属于的那种女生。

我自顾自地吃着东西,不敢看你也不敢看她,怕一不小心就掉眼泪,怕暴露自己的秘密。店里竟真的响起那首歌,“心暖了又灰,世界有时候孤单得很需要另一个同类…”我停下来,听着这首《同类》还是掉下了眼泪。

她贴心地递给我纸巾,没有说话。

你也没有说话,只是将我爱吃的甜点放进我的盘子里。

我不再跟你主动联络,即使在你女朋友走了之后。你还是常常评论我的文字,偶尔也对我关心。只是我们不再经常见面,也不再相互倾诉。

那天晚上,风很大,好像马上要下雨。

你终于说:“好久不见,可不可以一起吃饭。”

“我有男朋友了,已经答应和他一起。”我看着屏幕上的这句话,心隐隐疼着。

他跟我同专业不同班,两年来,我们之间很少说话,虽然很巧合地几次都选了同样的选修课。他有跟你相似的地方,你们都不爱讲话,看起来冷漠。

上次回家,他竟坐我旁边,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是老乡。一路上,他很照顾我。你知道的,我向来一个人回家,不与人为伴。他给我的照顾,让我有被疼爱的错觉。

整个假期,除了你,我只跟他联络。

“孤独的时候,我就睡觉。有时候觉得应该出去跟朋友疯,但任何热闹都排解不了自己的孤独。”他这样回答我,他竟跟我一样。

假期结束的时候,我们相约一起回学校,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但我没有告诉你,只是想想有一天要对你说出口,心便开始作痛。

跟我想象的不同,你竟立即回复我,“出来见面好不好,我有话要讲。”

我知道不能这样想着你跟他在一起,我决定去见你,告诉你这一切,之后,我们就各顾各的幸福,不要再彼此惦记。

我拼命忍住哭泣,始终说不出,我爱着你。你却突然抱住我,紧紧的。

你说,两个孤独的人不适合在一起,我们太像,你不想失去我,所以不能与我在一起。

拥抱,是我们有过最亲密的距离。我会用一生去记得你的温度和呼吸,也用一生去忘记。

你说,感谢上苍在你大学最后的时光,将我带给了你。

你说,认识我,最后的青春里终于不再荒凉,孤独也有了意义。

毕业,是让任何人都感伤的词语吧,不是我的毕业季,我却还是失落极了,之后我们还能见到吗?原来再长久的喜欢最后也只能无言。

你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你,我们果然始终默契。你不要我去,我也这样想。我们都无法面对别离,只能无奈地各自躲起来哭泣。

他抱住我说,“以后还有我疼你。”

之后,他亲吻了我。

一切都已不再重要,我们终将属于别人,有各自的地老天荒。

只是我始终未说出口的秘密,你是不是早已知道?

就把这当做一封情书,谢谢你那么好。

谢谢此生我爱过你,于是有了能感受幸福的回忆,再也不惧怕孤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喜欢

喜欢一词,一方面有喜爱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有愉快、高兴的意思。但是,喜欢与爱二者还是有一定的区别与联系的。“爱”比“喜欢”的意思更深一层,从喜欢发展到爱的例子也很多。

知道

道,极致的宇宙世界观、世界规律、规则。老子中曾言:道可道非常道。指晓得道,谓对大道与万物有所了解、认识,并且能说出来。表示某人已经了解,认同,意识到了事物的所在位置与路径.无知的人在询问时将该词汇作为前缀或后缀提出,如:“您‘知道’?去北京怎么走吗?”或者说“去北京怎么走,谁‘知道’?”。

  • 网友评论
  • xiuyusu
    xiuyusu
    你的第一份情书是怎么写的?
    2020-08-03 18:18
  • 知足常乐常
    知足常乐常
    却从未见过彼此的面
    2020-08-01 06:3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