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故事 > 正文

相互救赎,父子泪撼动人心

日期:2019-09-27 11:48: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971
他们家境贫寒,但是父慈子孝。有一天,父亲患有重病,需要高额的手术治疗费用。眼看父亲即将走向死亡,月薪800元的他却无能为力!他决定铤而走险…慈父病重,穷困孝子徒唤奈何今年24岁的孙出生在辽宁省康平县的

他们家境贫寒,但是父慈子孝。有一天,父亲患有重病,需要高额的手术治疗费用。眼看父亲即将走向死亡,月薪800元的他却无能为力!他决定铤而走险…

慈父病重,穷困孝子徒唤奈何

今年24岁的孙出生在辽宁省康平县的一个农家,母亲身体不好,全靠父亲孙祥林任劳任怨,支撑起全家。孙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好好孝敬父亲。

2006年12月,孙从部队转业回来,费尽周折到了乡邮政储蓄所上班。月底,孙领到了600元工资,喜不自禁地回到家。他想起自己工作迟迟没有着落时,父亲孙祥林时不时将零花钱放在柴房里,让他取用。孙就拿出400元放在柴房的角落,晚上,孙祥林一进门就在柴房里发现了“秘密”他欣喜地说:“儿子,这是你孝敬我的?”孙的眼眶倏地红了。

从此,孙每月领到工资后,就会把钱放在柴房里,给父母花。

由于过度劳累,孙祥林经常咳嗽,晚上也睡不好觉。孙劝父亲去医院做一个彻底的检查,可父亲心疼钱,一直拖着没去。

2008年5月的一天,孙忽然在家里看到一摊血痰,大吃一惊,父亲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第二天,他请了两天假,把父亲硬拉到了县人民医院,这才发现父亲不仅得了严重的胃溃疡,而且肺叶大面积坏死,非得做手术不可,少说也得六七万元。可是,家里一贫如洗,孙每月不到千元的工资,哪来这么多钱啊!

而孙祥林想到儿子以后结婚还需要很多钱,拒绝在医院治疗,强拉着儿子回了家。他说:“医生是想赚钱,别听他们吓唬…”

“爸这都是为我累的呀!”孙流下辛酸的眼泪。他本以为自己参加工作后,就可以好好报答父亲了。孙祥林笑着安慰他说:“儿子,你这么孝顺,爸爸就心满意足了。我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活够本了。真要有什么事,我也是打着哈哈走啊,你放心吧!”

一听这话,孙哭得更厉害了。回到家后,孙开始四处借钱,凑了3000元钱去住院,只能控制一下病情。钱花光了,孙无奈地把父亲接回了家。

2008年6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孙被几个战友拉去聚会。他们在当地最豪华的酒店吃了一顿钣,竟然花了两千多元。看战友潇洒地掏钱买单,孙开始痛恨自己的贫穷,他想,假如,我也有几十万上百万,不仅父亲的病不用愁了,我也可以过得像别人那样潇洒啊!从此,这个念头就像毒蛇一样缠住他不放。

本来,孙是珍惜自己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的,平时工作任劳任怨。同事有事请假时,他也毫无怨言地顶班,不但同事喜欢他,他也深受领导的器重。然而现在,他却开始痛恨这份工作,心中有了不安分的想法…

铸成大错,儿子卷款潜逃

2008年8月16日中午,同事吃饭去了,孙一个人值班。这时,正好有一个顾客来办理存款。按规定,一个人当班不能办理手续,孙让他等一等,可顾客却很急,要求他通融一下。孙无奈,只好帮他办了。顾客走后,孙看着这笔一时不能入库的存款,脑子里忽然升起了一个罪恶的念头。他下意识地从中抽出了2000元钱塞到了自己的包里。

晚上,孙把钱交给父亲,说:“爸,今天单位发奖金,您明天就去看病!”看到儿子如此孝顺,孙祥林十分欣慰。

过了两天,孙见太平无事,胆子大了起来。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又从储户存款里挪用了12000元给父亲治病。

窟窿越来越大,孙心里清楚,只要储蓄所查账,自己就一定会被抓,他一直胆战心惊。他想不如搞几十万元,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他把眼睛盯向了单位的金库。

2008年12月的一个周末,孙跟另一位同事值班时,偷偷地配好了金库的钥匙。2009年1月30日,正月初五,孙与同事陈飞一起值班。下午四点左右,陈飞有事回家了,孙掏出早就配好的钥匙打开了金库。当他把一捆捆的钞票抱在怀里的时候,禁不住浑身颤抖:有了这么多钱,什么烦恼都解决了呀!

拿到了钱,孙丝毫不敢逗留,乘出租车从康平县赶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铁岭市,住进了档次最高的一家宾馆,躺在床上,却全身止不住地发抖。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父亲身边尽孝了,他决定给父亲留下一笔钱治病和养老,带着余下的钱远走高飞…

下定决心后,孙立即坐出租车赶回老家,悄悄把20万元钱塞进柴房。他对着父亲的卧室沉默半晌,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第二天清早,储蓄所发现有377466元不见了,立即报警,县开始立案侦查,并将失踪的孙列为重要犯罪嫌疑人。孙祥林当天听到这个传闻,并不相信,但他越想越不对劲:儿子今天没上班?这时候了还没回家,那他去了哪里?难道别人说的是真的?想到这里,孙祥林忐忑不安地来到柴房。

在儿子以前放钱的地方,孙祥林摸出了一个硬邦邦的包裹,他预感到大事不好,一把撕破包裹,里面是一层塑料薄膜包裹着一捆捆钞票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爸,儿子走了,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不要找我。”

他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儿子真的卷款潜逃了!

孙祥林赶紧把门关紧,拍了拍胸口,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脑海一片空白。

当晚,孙祥林和老伴哭了一夜,儿子从小乖巧听话,参加工作后对自己更是孝顺有加,难道是自己的病害了儿子?想到这里,孙祥林越来越自责。

想到儿子以后只能过一种见不得阳光、四处逃窜的生活时,孙祥林的心疼痛起来。他哭着对老伴说:“他蠢啊!不行,我要去找他回来,让他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第二天下午,孙祥林带着那20万元钱来到了局长的办公室。他把钱小心地放到桌上,流着泪说:“我儿子人跑到哪去了我也不知道,但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他自己来认错,投案自首…”

心力交瘁的孙祥林胃病和肺病一次次发作,他吃不下东西,一碰到食物就吐。加上长途车的颠簸,胃里总像翻江倒海一般,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咳血。

缉子归案,慈父泣血唤儿认罪

孙祥林连夜赶到沈阳,找到了儿子暂时栖身的地方。孙一看见满脸憔悴的老父亲,惊异地问:“爸,您怎么来了?怎么成了这副样子,难道没有看见我留给你的钱吗?”

孙祥林本想教训儿子一顿,哽咽了半天,只颤巍巍说了一句:“平儿呀,跟我回去自首吧!你这样东躲,不会有好结果的。”

孙这些天也不好过。他卷款潜逃到沈阳,找到了在这里打工的最要好的同学,谎称自己辞职了,准备来打工。他明白自己肯定会被通缉的,根本不敢出去找工作,于是花高价租了房子,白天不敢出门,整天就待在家里,靠看电视和影碟打发时间。为了缓解心中的恐惧,他晚上就去搓麻将、不料两个星期下来,输掉差不多10万。他一听到父亲要自己去自首,马上挣开父亲的手。

“你不会把钱都花完了吧?”孙祥林忧心忡忡地问,他想如果能把钱原封不动地交给国家,儿子的罪孽肯定能减轻些。儿子却只是问:“您那20万呢?去治病了没有?”

孙祥林告诉儿子他已经把钱交到邮局了。孙一听,大哭着说:“爸呀,您怎么不懂我的苦心啊?钱交了,你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有钱治啊?”

孙祥林强忍住眼泪,说:“平儿,你怎能这么不明白事理!作为父亲,花儿子犯罪得来的钱财,能心安吗?”劝到后来,孙祥林声音都嘶哑了,但极度恐惧的孙就是不松口。

深夜,孙从外面给父亲带来夜宵。孙祥林虽然饥肠辘辘,却丝毫没有食欲,继续劝导儿子,孙一挥手:“我永远也不会去自首的,你就快点回去吧!”

那个晚上,孙祥林吸了一整晚的烟,咳嗽了一整晚。孙听着心如刀绞。第二天天刚亮,孙祥林就敲儿子的卧室门,哀求道:“儿子,跟我回去自首吧!”孙不耐烦地冲着父亲说:“没什么好商量的,我不会回去!”还没等孙祥林开口,他用力地将父亲推出门外,绝情地说:“你走吧,快走!”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孙祥林站在门外呆若木鸡—这是自己的儿子吗?他腿一软,跌倒在墙边。

见儿子不回头,孙祥林只得放弃了继续劝说儿子的念头。走在城市陌生的人流里,孙祥林面如死灰,脚步蹒跚。去哪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了百了。可自己死了,谁来救儿子?儿子还年轻,还有希望重新来过,就让牢狱让他学会做人吧!他在外面多呆一天,身上的罪孽也就增加一分。

回到康平,孙祥林直接来到县,将儿子的行踪报告给了检察官。2009年3月11日,警方将孙捉拿归案。

孙被捕后,非常怨恨父亲,情绪低落,用沉默对抗审讯。孙祥林得知儿子不配合审讯,急得要命。他很想找个机会和儿子见面,好好劝他配合警方坦白交代,可他没有机会和儿子见面。后来,他决定写信劝儿子。

在信里,他并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只是写一些以前的家常琐事,回忆从前的苦日子,回忆父子俩的温暖柴房。想着儿子以前的乖巧孝顺,现在却身陷囹圄,他忍不住老泪横流。他不知句子通不通,也不知道有多少错别字,还有很多字不会写,但仍然坚持写了六页纸,写到半夜4点才写完。他的眼泪,把所有的信纸都打。第二天,他在封信的时候,发现被泪水打湿后的信纸皱皱巴巴的,字也有些模糊,便在上面加了一句:“平儿,字变得模糊了,写信时我在掉泪,你看信时也会掉泪吗?”

第一封信寄出去之后,孙祥林还有许多话要向儿子说,当天晚上又拿起了纸,给儿子写起了第二封信…父亲饱含深情的信一封接一封地递进。每封信,都被他的泪水打。

看着这一封封泪迹斑斑的信,孙眼泪夺眶而出,他被深深撼了,心也开始松动。最后,在第八封信中,他看到:“有一回,你把工资放进柴房,当时正是农忙季节,我忙里忙外,等到想起去取钱,看见有一张被老鼠咬得只剩一半,我心疼死了,后来听人说银行可以给换,就连夜到县城去。可是半夜三更的,银行都关门了,住店最便宜也要8块钱,我哪里舍得住啊,就在街上蹲了一宿。那时候,尽管生活很苦,但想到儿子这么听话,就比什么都幸福…”

孙痛哭了一场,如果说此前他对父亲还有些怨恨、想不通的话,现在都理解了。孙向民警要了纸笔,第一次给父亲写了回信。可提起笔来,千言万语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许久,孙才写了一句话:“爸,我想通了,知错了。”他泣不成声,再也写不下去了。他恳求民警把这仅有一行字的信,交给高墙外的父亲。

收到儿子的回信,孙祥林泪流满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儿子

儿子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对拒不履行赡养义务者,父母可直接向子女索要,也可请求组织调解,说服子女给付,亦可通过诉讼,追索赡养费。义务人有能力抚养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法院判决拒不执行的,应依法强制执行并可责令先行给付。

  • 网友评论
  • 啊哦又来了
    啊哦又来了
    当然也不会去想,因为那毕竟是未知的事
    2019-10-10 13:10
  • xiuyusu
    xiuyusu
    但是真有事发生需要互相帮助的时候又好像谁也不会这么做
    2019-10-06 07:27
  • 我的深夜食
    我的深夜食
    《声入人心》怎么样?
    2019-10-15 01:26
  • foxhound09
    foxhound09
    如果所处的环境是充满了恶魔的世界,可能内心的魔鬼也会被释放
    2019-10-08 03:01
  • 依旧喜欢你
    依旧喜欢你
    因为这个社会的进步也同样吸收了很多不道德和不良的思想基因
    2019-10-13 15:56
  • 风中摇曳7
    风中摇曳7
    从走的哪天开始,注定了我们终被遗忘
    2019-10-14 17:05
  • 木心111
    木心111
    难道心中有恨,谁也说不清楚
    2019-10-10 02: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