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故事 > 正文

老猫 恐怖刺激6900字

日期:2019-09-26 17:02:1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753
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它到底是哪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岁的猫就是猫精了。所以,雨

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

它到底是哪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岁的猫就是猫精了。所以,雨熙觉得“白衣”就是猫精!

没几天就过年了,家家户户放爆竹贴春联,特热闹。

教书先生给放了寒假,雨熙兴高采烈往家跑,路过三叉路口,看见一个老乞丐正在掏雪吃。雨熙看了心里难受,就掏出钱来给他,老乞丐低声说谢谢。走了几步,雨熙想起书包里还有家里准备的午饭,又跑回去一同给了他,举步刚要走,老乞丐把雨熙喊住了。

“请问姑娘可是郑家的小姐?”

雨熙点点头。

老乞丐道:“你家宅子不太平啊!”

雨熙一惊。

老乞丐又道:“小姐家处乱世福地,引来不祥之物在此避祸。”

雨熙笑问:“何为不祥之物?”

老乞丐见她似不信,叹了口气。

回到家雨熙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刘管家。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不祥之物,我们家就有只猫啊!”雨熙平日里和刘管家很亲近,因为雨熙小时候在河里溺水是刘管家救的。

两人正说着,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刘管家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失去了踪影。“白衣”走过来,冷冷地盯着他。

雨熙也停了笑:“这死猫,像鬼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不是在外面偷听吧?”

白衣转了一圈,又狠狠瞪了刘管家一眼走了。刘管家好半天没出声,大冬天的头上竟然滴下一颗汗珠。

“刘叔你没事吧?”

“我觉得白衣真不是一般的猫,而且它的眼神像是想杀了我。”

雨熙笑:“它只是个猫罢了,还能把人怎样?”

刘管家道:“等真出事的时候就晚了。”

可没想到,没出正月刘管家的话就应验了。

老式的宅子都有一间专门供奉祖先的祠堂。青砖白瓦,木制大梁,四框轩窗,黄色蒲团,祖先牌位一个个罗列在进门就能看见的木架上,十六盏长明灯摆在牌位两边、窗口,还有两只挂在大梁上。

平日里长明灯高高挂在半空中,并不点燃,只有清明、春节这样的日子,仆人们才会架着梯子在长明灯中续油点燃。初五那天,刘管家独自一人在祠堂中打扫,不知怎么,烈火瞬间熊熊燃烧,蔓延了整间屋子,刘管家的惨叫声在深夜里一声声响起。

雨熙昏昏沉沉地坐起身子,睁开眼,红彤的火焰在窗上辉映出鬼影重重,满眼皆是。

雨熙吓得发不出声来,红色的火光照映在身上仿佛有了温度,烤的发烫,好半晌她才沙哑着嗓子坐在床上开始喊:“爹!娘!奶奶!刘叔!”但她的声音小得像猫叫一样,瞬息淹没在嘈杂中,她顾不上穿鞋就往外跑。

祠堂离雨熙的房间很近。一推开门她就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热风灼焦了前额的头发,雨熙看见那被烧得一片火红的祠堂,里面还依稀有人在拼命挣扎嘶叫着。

她见了大骇,刚要开口叫救火,还没喊出口,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寒气,紧接着她眼前一道白影闪过,竟直冲面门而来!

雨熙面颊一热,还没看清头部就被击中了。

雨熙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雨熙做了一个很长很可怕的梦。

梦里漆黑一片,脚下的路不知通向哪里。当前面有了微光时,她高兴地奔了过去。

前面是一口烧着旺火的大锅,香喷喷的食物在锅里翻滚着,饥饿如火般灼烧着她的肠胃。雨熙顺手拿起锅里的勺子连汤带肉舀起一勺放进嘴里。随着汤汁滑落入食道,浓香立刻在味蕾上荡漾开来,温暖流遍全身。雨熙真饿了,这一大锅肉汤一会就被吃光了。

还是饿,她拿着勺子踮起脚尖向锅底捞着,勺底碰到个硬硬的东西,很沉,用劲把它勾了上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刘管家!雨熙双腿发软,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刘管家的样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他全身的皮肤被烫得稀烂,然而脸还能让雨熙辨认出来。

“刘叔?”雨熙轻唤了一声。

心里升起一股恐惧,让她想逃。只要离开就没事了!雨熙转过身刚想跑,忽然一只手搭上她的颈部。冰凉的触感,冷到骨髓里。

她的身体一下僵硬了,喉中含糊着想说话,但吐不出半个字。不是刘管家,是鬼!是鬼!

雨熙回过头,正对着那人的胸口。腐烂的肌肉和内脏纠缠在一起散发着恶臭,她颤抖着身体抬头望向他的脸,那没有唇的嘴一开一合,说着:“我的肉好吃吗?”

雨熙醒来时已是三天后了,全家人都围在她身边。

转着眼珠子看着惶恐的家人,爹、娘、还有奶奶,白衣也在,惟独没有刘叔。想到他,雨熙全身不可抑制地战栗,胃里不停翻腾,呕出了一滩黄色的苦胆汁,接着又一阵阵翻江倒海。

受了惊吓,雨熙一直卧床。听下人说刘管家被火烧伤正在休养。雨熙想,看来那梦是假的,刘叔只是被火烧了,并没有死。雨熙想着等自己能下地了便去看望他,可一想去就难免想到那梦,总是心有余悸,一拖二拖,倒是刘管家先来看望雨熙了。

他穿着高领对襟大衫,全身包裹得很严实,看脸没什么伤。他说着火时正在擦地,手边有一桶水,虽身上被灼伤,但至少护住了脸。

刘管家笑着说真是大难不死,并询问雨熙是怎么晕倒的?

雨熙道:“没看见是什么,白影一闪我就倒下了。”

刘管家喃喃道:“没有看见啊,太可惜了…”

一转念,像是想起什么,神秘兮兮地靠近雨熙道:“小姐知道为什么着火吗?”

雨熙道:“下人们说是绑长明灯的绳子断了落下去着的火。”

刘管家道:“非也非也!那绳子三根拇指粗,怎的说断就断了?还正好扣在我身上?”

雨熙无语了,刘管家说的也有理。那是有人故意的?

“其实是白──”

雨熙忙竖起身子听,这时却来人打断了他。

“刘管家的伤好些了吗?”

门口进来一老妇人,古铜色闪万字的锦缎衣裙,头上叉着一支玉簪,臂弯里抱着“白衣”

刘管家马上回答:“承老夫人关心,已不碍事了。”

“不碍事就好,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哪样缺了刘管家都不可啊…”

刘管家忙道:“老夫人言重了。”

郑老夫人话锋一转对雨熙说:“刘管家忙,你添什么乱!”

雨熙道:“我哪有?”

刘管家听了这话忙起身告辞:“老夫人和小姐慢慢谈,在下有事要做,先行一步。”

待刘管家走了以后,郑老夫人缓缓回过头,“有些人捉风捕影,没事偏要造出些事来嚼舌头。”

“熙儿可不要被人利用了啊。”

说完,郑老夫人又交代了一些好生养病的话就走了,雨熙看着奶奶的背影疑惑顿生,而这时窝在郑老夫人臂弯里“白衣”回过头,异色的双瞳中闪着微笑。

有些事情不说不代表不想,奶奶是说刘管家吗?刘管家没来得及说出的“真相”又是什么呢?还有那“白衣”的笑好奇怪!

“这宅子有不祥之物”老乞丐的话突然闯进了雨熙的脑海,她一下想到了什么,但自己也不敢确定,那太荒唐了。

她想到的是“白衣”

有可能吗?即使再通灵性,“白衣”也只是一只猫而已呀!而且它和刘管家能有什么仇?

还有那天自己为什么晕倒,记得好像有个白影一闪过去,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线头在雨熙脑中缠绕成一团乱麻,她决定自己把它揪出来。

雨熙给表姐杜子鹃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最近发生的怪事,并把怀疑“白衣”是妖怪的事也写了进去。

子鹃表姐自小就对神鬼感兴趣。回信道:“白衣”的年龄既然至少在三十五年以上,算是猫精了。“白衣”有此修行该极为惜命才对,没有理由冒然伤人,除非…除非是有人挡了它成仙,或者这么做能使它加速成仙。

雨熙看完信,手心都给惊出了冷汗,虽然早有怀疑,可如今表姐也这么说。

第一次,雨熙在自己家里感觉到“冷”

雨熙把表姐的信笺拿给奶奶看,谁知郑老夫人看过淡然道:“这乱世怪事多了去了,凡事要较个真,到处都是人皮妖魔。”

雨熙再找爹爹商量竟然也是一样的回答,她气得直跺脚,如今怎么看“白衣”都是妖怪了,家人不信,她想到了刘管家。

刘管家听完雨熙的话也是一副后怕的样子,小声叨念着“怪不得怪不得”并问雨熙有何对策。

雨熙道:“有办法就不来和你商量了!这东西是个妖怪,我们凡人能奈它如何呢?”

刘管家神秘一笑:“小姐莫怕,凡有治它的办法!”

雨熙忙问:“如何?”

刘管家道:“我们家乡有个专除成精老猫的办法。就是捉住猫后,用刀围绕猫脖子先划一道口子,割断它的头,再从划开的脖子处用刀往下豁开肚子…”他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开膛破肚的动作,雨熙听得心惊肉跳。

收回手,他接着说:“豁开猫的肚子,从脖子开始抓住猫皮往下撕,撕到尾巴末梢的时候把猫皮完整剥下来,就成了!”

雨熙用手捂着嘴颤抖着说:“要杀便杀,作甚还要剥皮?”

刘管家道:“杀当然是要杀,但死而不僵谓之妖,若是老妖怪的皮不作法烧掉,它还会复生。”

雨熙说:“杀了还可以复生?”

“当然,只要还有气在,就可以复活,但…烧了它的皮毛没了依凭,这没了皮的就算有命也没的活了。”

雨熙喃喃道:“那也只好这样了…但,这事谁去做呢?”说着,雨熙看了看刘管家。

刘管家见了连连摆手道:“小姐可不要看我,‘白衣’放火烧我的事,老夫人、老爷都不相信。若是它真出了事,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我!”

雨熙道:“那,找个嘴巴严实的下人?”

“不可不可!”刘管家道,“有第三个人知道就迟早会,而且,也难保他不会告密。”

雨熙道:“那谁去呢?”

刘管家道:“有个人倒是可以,但…怕她不肯。”

雨熙问:“谁,刘叔快说!”

刘管家看了雨熙一眼,道:“就是小姐你啊!”

“我?”雨熙叫了一声,“我不行的!我可不敢!”

刘管家道:“所以我说你不肯啊…”

过了春节就入了夏,天气一天比一天热。

晚间开始有了娱乐活动,例如通宵堂会,戏文通常都要唱到天明的。

“熙儿你今年真的不去了吗?”郑老夫人在临走时问雨熙。

垂着深黑的眼,雨熙道:“奶奶,我头有些疼不想去了,再说戏年年听。”

“那好,你不想去就算了,我和你爹娘去看看就回来。”

“不要啊,奶奶!”雨熙道,“您要听戏尽管尽兴听,还顾及我做甚,把‘白衣’留给我做伴好不好?”雨熙照着刘管家编的话往下说。

“那…也好。唉,偏偏刘管家今天又请假回乡了,我担心你害怕…”

“没事的!我有‘白衣’呢!”

关上了大门,郑老夫人转了个弯对丫鬟小翠交代:“你留下来,晚上看着点小姐。”

等到夜深人静,雨熙偷偷溜进郑老夫人的屋,“白衣”正在床上眯眼打盹。

雨熙轻声道:“‘白衣,白衣’我们吧!给你鱼儿吃!”

“白衣”半张开眼,看是主人的孙女,摇摇尾巴,没动弹。

见“白衣”不动,雨熙从口袋里掏出小鱼干递到它嘴边,“‘白衣’乖哦,小鱼好香,来吃吧!”

鲜香扑鼻而来,“白衣”闻了闻,张嘴大嚼起来,没待一炷香时间,就“砰”的一声倒下了。雨熙想刘管家的药真好使。

用袋子装上“白衣”雨熙匆匆忙忙提着它走向后院废弃的屋子。从袋子里拿“白衣”出来时,不知为何,雨熙手抖的厉害,额头也冒着虚汗。

按照刘管家吩咐的,她把“白衣”的嘴用布塞住,再拿出红绳在梁上绕过后紧紧绑住猫的尾巴,红绳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放手时它已经被稳稳地吊在了半空中。

可能是折腾,可能是药效过了,“白衣”苏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见小主人正拿着寒光凛凛的刀在逼近。“白衣”开始拼命挣扎,但尾巴被牢牢绑住无法动弹;“白衣”想叫,可嘴巴已被布紧紧塞住发不出声。

雨熙握着刀不知如何下手,刚想靠近些,就被猫的利爪挠出几道血口子,鲜血直流。不能再拖了,时间无多家人一回来机会就没了。

想到家人,雨熙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刀捅到了“白衣”的腹中!

鲜血狂涌,“白衣”从嗓子眼发出“呜呜”的悲惨叫声,异色的双瞳死死盯着她。雨熙闭着眼睛一刀,又一刀下去。

“白衣”渐渐不再挣扎,小屋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雨熙满身鲜血,突然想起来还要剥皮。雨熙慢慢走过去,笨拙地举起刀,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墙外传出碎石掉落的声音。

有人!雨熙跑到窗边,跑远的人像是奶奶房里的小翠。

怎么办?先去找刘管家!

一路小跑到城隍庙,刘管家等待多时了,看到雨熙满身鲜血鬓发蓬乱的样子知道事情成了。

“刘叔!大事不好了!”雨熙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小姐快把刀扔下!”

“我杀‘白衣’时被小翠看见了!”

“‘白衣’死了没?它的皮呢?”刘管家似乎并不关心小翠看到了。

“皮?‘白衣’的皮我忘拿了,不过我在它肚子上捅了很多刀,肯定活不成。”雨熙十分确信。

“唉…”刘管家皱了眉头,“一切都完了。”

“怎么完了?”雨熙抓住刘管家的手,“我去向奶奶承认,刘叔不用担心!死了的猫奶奶还能当什么宝?我们明天去拾了‘白衣’的尸体回来烧掉也一样。”

“不,不一样的,小姐。”刘管家看着雨熙的眼睛说:“对你来讲也许一样,对我来讲就完全不同了。呵呵…老狐狸精,还是没算过她!”

“刘叔你说什么?什么老狐狸?”

“我说──”刘管家逼近雨熙,“‘白衣’是只猫精!奶是只老狐狸精!”

他好像一下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还有你,小姐!”他一指雨熙的额头道,“我提醒过你要完整的皮,可你却把它捅成了蜂窝!”

“刘叔你在说什么!”雨熙不可思议地大叫。

刘管家一把撕开烧伤后一直穿着的长衣。

密密麻麻大小无数的疤痕,纵横遍布在他暗褐色的身躯上!但最恐怖的不是这个,雨熙注意到刘管家满身的伤痕下根本没有一丝皮肤!“白色”的筋头隐没在肌肉的纹理之中,随着动作清晰可见蠕动的样子。

雨熙吓倒在地上!

“这就是你家老狐狸精的宝贝‘白衣’干的好事!”

刘管家呵呵怪笑道,“那天它本想烧死我,也差点成功了,但它想不到我竟会把自己的皮活生生撕下来保命!哈哈!”

“你,你…”雨熙指着狰狞的刘管家,“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姐你还记的吗?有个老乞丐对你说过,家里有不祥之物。其实在你家避祸的是我!”聚集妖力,刘管家伸出筋肉纠结的大手,指甲锐利如刃。

锋利的指甲闪着寒光一指雨熙,刘管家道:“动物和人没了皮都活不成,这方圆几百里成精的妖怪只有‘白衣’我本想借你的手得到它的皮续我的命,但你却把一切都搞砸了!再找一个成精老猫何其难也,我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小姐,你的皮就借在下一用吧!”刘管家手上的指甲以闪电奔雷之势深深插入雨熙的肩膀!巨痛从肩膀蔓延,雨熙耳边嗡嗡作响,眼前金花乱冒。

雨熙一头冷汗栽倒在地上,声音凄厉地大叫着挣扎着,身体似抖糠一般,哀求着,“刘叔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我也不想死啊!”刘管家的眼睛在月光下变的深红,一手掐住雨熙的脖子,“小姐你放心,我看着你长大,不会让你很疼的…”

雨熙的气息渐渐微弱了,她迷迷糊糊地想,是自己冤枉“白衣”了…

忽然空荡的庙宇传来一声猫叫,“喵呜──!”

一道白光倏地扑向纠缠的两人,刘管家惨叫着松开掐住雨熙脖子的手。

来的竟然是“白衣”

一见到老对头,刘管家马上转移作战对象。

“想不到你还没死,看来郑雨熙那几刀太温柔了!哈哈哈!你以为你还能救这丫头吗?今天我先解决你,再剥这丫头的皮!”

一大一小,一黑一白在月光下静谧的城隍庙开始了生死之战!两个影子缠斗了许久,地上尽是散落的不知是谁的鲜血,“白衣”终因有伤在先体力不支而被刘管家攥住脖子压倒在地。

“哈哈哈哈…”刘管家不禁纵声大笑。

雨熙趁乱捡起刀子冲上前,一下砍中了刘管家的脖子!

“你!”他疼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向雨熙扑去!

雨熙吓得连连后退,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完了时,刘管家却像被定身法定住了—样停了下来──他看着自己的胸口,四只利爪穿胸而过。“白衣”的最后一击。

再有不甘,身体也倒了下去。

过了一会,“白衣”俯在地上也没了动静,空气中只剩下雨熙的呼吸声,整个庙宇充满了死气。

雨熙提着刀子小心靠近“白衣”它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冷了。

雨熙伤心极了。内疚、自责、惭愧各种心绪一齐涌上心头,眼泪哗哗流下脸庞。

回首看刘管家死的地方,雨熙惊讶地发现地上已经没了人,掀起他那件被血浸染的长衫,里面竟是一只大老鼠!

尾声

雨熙醒来时,奶奶就坐在床边守着她。雨熙迫不及待地讲述了昨夜的经历,“奶奶你知道吗?刘管家竟然是只大老鼠!”

“哦…这样啊…”郑老夫人叹了一声。

雨熙很不满奶奶的态度,“他是个老鼠!老鼠!是妖精啊!奶奶怎么也不在乎?”

郑老夫人垂下眼皮,“我早猜到了,只是没想到,是个鼠精罢了…”

“啊?”雨熙惊叫,“您知道?”

“你年纪小看不清楚,我这老骨头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识过?”见雨熙害怕的样子,郑老夫人笑笑,“家里出了耗子又算什么稀奇呢?”

“奶奶竟然知道他是妖精还让他留在咱家?为何不赶他走?”

“妖怪不能赶。赶它走还不遭它报复?何况赶走了一个,谁知道还有几个进来?”抚着雨熙的头,郑老夫人接着道,“我不赶刘管家走,也是因为他在你小时候救过你,想着这些年多少有些感情。只是没想到,他野心越来越大,不仅要害‘白衣’竟还想杀你…就是…”

“奶奶,我和您说,您可千万别伤心,我不是故意的,‘白衣’它…”雨熙吞吞吐吐,郑老夫人以为她还在内疚,便说:“它是受了点轻伤,你平安无事就好。”

雨熙一愣,“白衣”不是死了吗?怎么是轻伤?

“奶奶,‘白衣’…”雨熙不知该怎么问。

“‘白衣’昨天先你回来,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在里屋呢…熙儿你去哪儿?”

果然只是轻伤,腹部缠了几圈纱布,被刘管家抓破的喉咙完好无损,但是雨熙发现,颈部的毛色有些不对,泛着灰色,隐隐似有两层皮毛。

一脸寒气从脊背升起,究竟是什么东西回来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雨熙

雨熙一个九零后的男孩,一个超人气的网络红人同时也是异妖宫家族的设计长喜欢设计空间,设计的空间深得网友的好评。。。。有着阳光般的笑容,为人低调丝毫没有红人的架子目前专注于空间制作天才如他才华横溢的他到底能发挥出怎样的成绩呢呵呵。。。。让我们拭目以待咯。

  • 网友评论
  • 华友手机su
    华友手机su
    不过由于摩托车总会有很多“伴生”bug,比如莫名其妙的飞上天,在天上“翻来覆去”,落地就成了盒子
    2019-10-11 06:54
  • 李玉小佳佳
    李玉小佳佳
    温子仁的恐怖片推荐最近新出的逃出绝命镇,修女,关灯以后,安娜贝尔,孤儿怨啊这些都是我看过了,感觉不错
    2019-10-09 20:23
  • 范晓夕
    范晓夕
    “坐挂车”所谓的“坐挂车”,堪称是《刺激战场》游戏中最厉害的“车”了
    2019-10-08 11:37
  • 东方男神
    东方男神
    《刺激战场》中哪种车最恐怖呢?为什么?
    2019-10-07 19:02
  • ︶铅笔画不
    ︶铅笔画不
    恐怖和诡异哪个更刺激?
    2019-10-10 19:17
  • 命该如何、
    命该如何、
    有没有一些反派很成功又暴力血腥恐怖刺激的电影推荐?
    2019-10-09 14:35
  • ma99471
    ma99471
    你看过哪些恐怖刺激又特别好看的电影?
    2019-10-07 12:5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