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故事 > 正文

午夜惊魂 心跳2800字

日期:2019-09-26 13:44: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988
1.喝得醉醺醺的小王半夜被尿憋醒了。家里没卫生间,他需要走出胡同,横穿过马路,才能到公厕。天上没有一点儿月光,小胡同黑漆漆的。胡同口的路灯忽明忽暗,像半死的鱼眼,只照亮了灯下的几米,其余地方漆黑一片。

1.

喝得醉醺醺的小王半夜被尿憋醒了。家里没卫生间,他需要走出胡同,横穿过马路,才能到公厕。

天上没有一点儿月光,小胡同黑漆漆的。胡同口的路灯忽明忽暗,像半死的鱼眼,只照亮了灯下的几米,其余地方漆黑一片。

小王胆战心惊地到了胡同口,刚要过马路,突然一阵摩托的突突声传来,他赶紧停住脚步,一辆摩托车风一样紧贴他就过去了。

好险,自己再快一步非得去见不可。

“的,赶着去投胎呐!”小王咒骂道。

忽然,他感觉脸上热乎乎的,顺手一抹:妈呀,血!

他忙往摩托的方向看,只见那辆车慢了下来,摇摇晃晃地开到—个路灯下,小王惊恐地看清了──摩托车手竟然没有脑袋!一股鲜红的血柱喷出好几米高!

小王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2.

靠马路边住的老张也起来解手。

老张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有人大骂了一声:“的,赶着去投胎啊!”他正想着这声音挺耳熟,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飞了过来。老张本能地用手去接,“啪”的一声,东西落在手上,毛茸茸的,挺沉,足有十几斤。

老张借着院灯低头一看:“呀!”

他尖叫着把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

原来,他手里捧着的是一颗披头散发,满是血污的人头。

那颗人头在地上咕噜噜转了一圈,又滚回老张脚下,透过长发,一双圆睁的眼睛狠狠地盯着老张,那张嘴竟张开了,颤抖着说:“是你害了我吗?”

老张顿时全身抽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老张的尖叫惊醒了家人,等他们跑出来,就看到了老张因恐惧而扭曲的脸和那颗头颅。老张的家人在恐慌过后,赶紧报警。

3.

卞泰南留着一头披肩长发,他喜欢午夜骑着摩托车在马路上风驰电掣。

这天半夜,马路上静悄悄的,卞泰南把摩托车的速度加到极限,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仿佛有飞的感觉。

远远地,他看到一辆速度极快的货车,他不喜欢别人比他快,他要超过去。

在疾驰之时,卞泰南突然看到路边—个黑影像要过马路,来不及闪避,摩托车擦着黑影飞了过去。听着黑影的咒骂声,卞泰南心里得到了极大满足,这一瞬间,摩托车又紧贴着货车超了过去。

卞泰南顿时有了飞翔的感觉,不对,自己确实飞了起来,因为自己已经比路边小院的院墙还要高了。可是摩托车为什么还在往前飞驰呢?电光火石之间,还没等他想明白,就被一人抓在了手里。

他终于明白自己这次是身首分家了。

卞泰南无比愤怒,用尽最后一点意识,对那个捧过自己头颅的人吼道:“是你害了我吗?”

4.

听说老张家发现了人头,派出所所长刘大军带上几个警员赶到现场。老张已经苏醒了,刘大军一面让人勘察现场,一面抚慰战栗的老张。老张只记得听到一声咒骂,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在刘大军的再三追问下,老张才想起那个声音很耳熟,好像是胡同里的小王。刘大军赶紧让人去小王家,看看他在不在。

负责勘察的人回来了,说距现场30米外的—个路灯下有新鲜血迹,但是好像被清理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发现。

到小王家的回来了,说小王不在家,他家里也乱成一锅粥了。

死了一个,还失踪—个,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刘大军觉得案情重大,立即申请支援。

5.

不知过了多久,小王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只感到头上炸裂般疼痛。

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睛稍微适应了黑暗,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个个隆起的小土丘。“天呀,莫非到了镇外的乱坟岗?可自己怎么到的这儿呢?”小王心惊肉跳地想着,随手在地上一划,感觉碰到了一硬一软两样东两,仔细—辨认,竟然是辆摩托车和—个人的脖子,而且那脖子上没有脑袋。

“鬼呀!救命呀!”小王高声尖叫。在这个空旷的原野上,他凄厉的叫声传出好远。

他刚喊完,忽听耳边响起一声断喝:“喊什么!你的死期到了。”小王眼前闪出两个黑影,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正像传说中的。

“一定是那个无头鬼勾结这两个鬼把自己抓来的。”小王想着,扑通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地求饶。

“到了我们手里还想活?你自己了断吧。”两个鬼嘿嘿冷笑。

小王一听躲不过了。“听说鬼怕红,和他们拼了。”这么想着,他猛地站起来,双手在脸上狠挠了几下,一张脸顿时鲜血淋漓。

谁知两个鬼哈哈大笑:“就你这雕虫小技也想对付我们?”说着就要来抓小王。

小王一看不管用,扭头就跑,还没跑两步,他就被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挡住了,闯了几次都被顶了回来。“鬼打墙!”小王心里暗叫。小时候他听奶奶说过,鬼要想害人或戏弄人,就会在这人的周围挡上墙,让他走不了。

这时两个鬼抓住了小王的胳膊,小王一急,用力在两个鬼的脚上跺了两下,两个鬼竟也“哎哟哎哟”叫着松开了手。小王冲开两个鬼往另一个方向跑,两个鬼在身后猛追。

眼看跑不动了,前面突然出现好几道绿光和白光。“莫非又来了几个鬼?”小王彻底绝望了。这时那几道绿光已经来到小王面前,竟是两只狼!它们用绿森森的眼睛贪婪地盯着小王,这回死定了。

后面两个恶鬼也追到了,他们好像也有些害怕似的停住了脚步。

紧接着那几道白光也到了,白光后一个声音喊道:“警察!干什么的?”

出乎小王意料,那两个“恶鬼”竟扭头就跑。只听一声呼哨,两只“狼”窜出去把两个“恶鬼”扑倒在地。几个警察上去把两个“鬼”铐住了。

一个小警察用手电照了照小王血淋淋的脸,用颤抖的声音问:“你是人是鬼?”

小王张了张嘴,瘫倒在地。

6.

这次他们揽了个运钢板的活。满车薄薄的钢板压在后拖斗上,经过一路颠簸,有块钢板很明显地凸了出去。

跑了半夜,毒龙和兽虎为了早点到家,就把车开得飞快。没想到毒龙从后视镜看到—辆疯狂的摩托车要超车,这下哥俩来了精神。兽虎说:“哥,这小子不要命了,逗逗他。”毒龙说了声“好”就故意把车往边上靠,想把摩托车挤倒,根本不考虑是否会造成危险。

没想到,摩托车手好像没看到似的,竟没有躲闪,擦着货车超了过去。毒龙刚骂了句“邪门”就听兽虎惊叫:“大哥,快看,出事了!”毒龙借着车灯—看,个无头车手正驾车往前奔,不过没走多远就倒了下去。他们下车一看,发现一块凸出的超薄钢板上有一丝血迹。

两人知道闯了大祸,本想趁夜黑风高开车逃窜,结果发现路边还昏倒一人。

这人肯定是车祸的目击者。毒龙一咬牙,无毒不丈夫!他和兽虎商量了一下,清理了血迹,把无头尸、摩托车和小王抬到货车上,朝着镇外的乱坟岗疾驰而去。

7.

三天后,小王虽然清醒了过来,但还是余悸未消,直喊:“无头开车鬼,无头开车鬼…”

来录口供的刘大军急忙给他解释:哪有无头鬼呀,是摩托车手超车时,脖子正好划在钢板上,由于惯性的巨大力量脑袋当时就飞了出去。而他的身体因为惯性还保持着开摩托时的动作—直往前走,所以好像无头鬼驾车。

小王听后,稍微平静了些,问他:“你们怎么来这么快?”

刘大军笑着说:“刑警大队的警犬嗅着血迹把我们带到乱坟岗,正好救了你。”

“昨天遇到的‘鬼打墙’是怎么回事?”小王还是有些疑惑。

“鬼打墙?”刘大军听小王讲了详细情形后说,“你撞的是那辆大货车吧?”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张

"小说类型职场励志内容简介文中的老张是一个对特别崇拜毛主席的老教师。面对社会的种种变化

小王

小王有多种含义,常见的为1、年轻封王者;2、复姓;3、扑克牌的一张;4、亲切称呼;5、男性第三者。《后汉书·皇后纪上·明德马皇后》:"常与帝旦夕言道政事,及教授诸小王,论议经书,述叙平生,雍和终日。唐张怀瓘《书断·杂编·二王真迹》:"开元十六年五月,内出二王真迹及张芝、张昶等书,总一百六十卷,付集贤院令集字……小王、张芝等迹各随多少勒为卷帙。

  • 网友评论
  • 恶魔麦芽糖
    恶魔麦芽糖
    心脏活动由两套自主神经支配
    2019-10-09 23:09
  • 多多的爸爸
    多多的爸爸
    正常人夜间睡眠时心率是要比白天活动时低的
    2019-10-12 03:42
  • 米小果棒棒
    米小果棒棒
    熬夜过后为什么会心跳加速?
    2019-10-12 02: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