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

日期:2020-01-12 14:54: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东东   阅读人数:59
去年,我有一个三十九岁的女性离婚朋友,带着一座大房子,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那个男人的条件很一般,不但相貌平平,而且没有职业,靠出租房屋度日。我的朋友很漂亮,知识女性,气质高雅,带着一个女孩。不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图1)

去年,我有一个三十九岁的女性离婚朋友,带着一座大房子,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那个男人的条件很一般,不但相貌平平,而且没有职业,靠出租房屋度日。

我的朋友很漂亮,知识女性,气质高雅,带着一个女孩。不知道谁那么缺德,收了那个男人几两银子,竟然将她介绍给这样一个老男人。

我对她的婚姻颇有抱怨,咬牙切齿的问她图那个老男人什么。她不高兴的说:“说话别那么难听,什么老男人呀!五十多岁就老啦。我图他什么,除了图他稳重,知道疼老婆,珍惜家庭以外,什么也不图”这顿呛白,直说的是无地自容。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图2)

其实,我对她的婚姻还是很关心的,曾给她介绍了两个男朋友,一个是大她三岁的未婚男人,她说人家没结过婚,跟这样的人结婚会亏待人家,从此会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一个是小她一岁的离婚男人,她嫌人家比自己小,没感觉。这个挑剔,气的我恨不得给她两脚。

世界上,谁要是读懂了女人这个怪物,谁就是神仙。女人的性品千奇百怪,扑溯迷离,难以捉摸。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图3)

未婚的女人,想嫁的那个男人必须是帅哥,富翁,而许多都市“剩女”和有过婚姻的女人,偏偏想嫁给一个各方面条件不如自己,并且比自己大许多的男人。后一种情况比较普遍,我不知道这类女人是自卑还是发神经。

去年,有一个三十八岁的女性离婚朋友,是一 座中学的教师,求我给介绍对象,我答应了。很快,帮她物色了一个合适的人选,那个小伙子四十岁,未婚,人家不嫌她是离过婚的,同意见一面。可是,听我说了 那个男人的条件,她吓跑了。问她何故?她羞答答的说:“这不是故意羞臊我吗,人家才四十岁,没有结过婚,又是那么优秀,我们般配吗,我可是孩子妈妈一级 的,自己半斤八两不知道?”我告诉她,婚姻需要的是缘分,没有什么般配不般配的,人家既然想见你,说明他能够接受你,不接受怎么有心见哪!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图4)

在我的苦口婆心的开导下,她终于同意见上一面。可是,就在约定见面的那天晚上,她没有赴约。我一次次的打电话追问她,她竟然哭了,说自己真的没有信心见他,自己不配。

我知道她自卑,于是开导她说:“你那么年轻,漂亮,有什么自卑的,说不还看不上他哪,勇敢一点,行就行,不行就算了”可是,我好话说尽,她也没露面。

事后,她对我说:你给我介绍的那个男人我其实早认识他,不但有才华,而且人品一流,我真的不配他我生气的问你觉得什么样的人跟你般配哪?她说最好四十七岁以上,离婚的男人,当然,没有孩子的最好。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图5)

还有一个三十五岁的离婚女人,在网路上结识 了一个未婚男人,这个男人大她近十岁。她被那个男人一手好文章和非凡的人格魅力所吸引。这个漂亮的女人告诉我,她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但是,她觉得自己是 离婚的,配不上人家,怕跟他走到一起心里有负担。她说:”我在他面前非常不自信,我们网上恋爱了两年,我始终无法确认他是不是真正喜欢我,是不是曾经有过 婚姻,他要是曾经结过婚,我就有信心了,也不自卑了”

我认识的另外一个女人和她的情况差不多,今年二十六岁,未婚,曾经受过男友的伤害。被伤害后,对男人产生了畏惧,不再相信任何男人,于是,将爱的闸门悄悄的关闭了。最近,结识了一个未婚男人,也是 被他非凡的人格魅力,萌生了爱意,可是,她不敢跟那个男人深交往,时常躲避他,她告诉我:“我爱他,是他唤醒了我的爱,也是他让我看到了世界上还有好 男人,可是,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太优秀了,我不配他。所以,爱他,又不敢爱”

离婚后的女人 该如何重新面对第二段感情(图6)

以几个女人,我猜测都是因为离婚或受过伤害而萌生自卑感,想爱优秀的好男人,但不敢爱,于是,一色的将目光盯在了那些糟粕男人,老男人身上,觉得嫁给她们才般配,才能享受做女人的尊严。

对这几个,以及类似的女人,我是不理解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男人

男人,同女人相对,从生理学上讲,具有xy染色体的人就是男人。在生理、心理上具有区别于女人的特征。如具有男性生殖系统。具有男人的气质和阳刚之美。从动物学上讲,男人即为雄性的人类。

离婚

离婚是指夫妻双方通过协议或诉讼的方式解除婚姻关系,终止夫妻间权利和义务的法律行为。按照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是判决离婚的法定条件。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