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想太多就像鸦片,能致命也能治病-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日期:2020-01-11 22:11: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531
原题:反刍—心灵的断肠草反刍,原本指某些动物进食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将半消化的食物从胃里返回嘴里再次咀嚼。心理学家用反刍(或者思维反刍)来比喻对于我们经历的某些事情,思维中的某些想法的反复思考。然而,不幸

原题:反刍—心灵的断肠草

反刍,原本指某些动物进食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将半消化的食物从胃里返回嘴里再次咀嚼。心理学家用反刍(或者思维反刍)来比喻对于我们经历的某些事情,思维中的某些想法的反复思考。

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更倾向于对痛苦的经历和悲伤的体验进行反刍。一次工作上的小失误让老板责骂可能会让我们念念不忘一到两个星期,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我们可能都清晰记得,而一次愉快的约会也许到第二天我们可能就不会去回想那几个小时中对方最让我们开心的几段表白和那餐饭里最好吃的两个菜了。

所以,谈起反刍,我们觉得它是毒药,它让我们在负面的情绪和情境中久久徘徊,一遍遍体验那些痛苦的场景、记忆和感觉,使我们沉溺在糟糕的感觉里。

这是因为,我们任由负面的经验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在一次次反刍中,那些负面的体验不是我们主动地去回忆和思考,而是由于当下无聊空虚,思维留下了空地,让那些负面的体验侵入到了我们的思维空地上。

有些人对一般的负面体验并不会那么耿耿于怀,那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没有留下空地,那些过去的挫折体验很快就抛之脑后,而当下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面对,所以当一个人的生活被充实起来的时候,是很少被动地反刍那些过去的挫折,那些悲伤难过、宁人尴尬的往事也很少侵入他们的思维,因为那里没有多少空地。

所以,当我们发现我们常常沉湎于负面的体验、记忆和感受的时候,往往是我们当下的生活出现了空隙,让过往的负面体验想毒药一样一点点渗透进我们的思维中。那么面对这样的侵入式反刍,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分散注意力。

曾经看过一个专业期刊的一篇研究,是运用实验的范式来验证一个非常奇特的观点:玩方块是否能够有效缓解心理上的创伤。结论也非常匪夷所思:可以。

直到我认识了反刍这个思维毒药在心理创伤形成中的作用之后,我突然有点领悟到这个结论它的作用机制了。现在有一款游戏非常的火,叫开心消消乐,三个同样的动物移到一块就能消除掉,这种消除类游戏和方块异曲同工。

有一次,我在等人的时候玩了半个小时,在之后的好几个小时之内,我的脑海里都充满了那些小动物,它们在我的思维里活蹦乱跳,赶都赶不走,那些清晰的画面占据了我的思维,没有留下可供反刍的空地。别说让那个时候的我去反刍一下过往的创伤了,我连回应一下来访的朋友都要动用一下我可怜的那点意志力去集中一下精神。

所以当我们沉湎于过往的小挫折小痛苦的时候,立刻行动起来,做一点能够占用你脑力或者需要集中精力的小活动是非常有用的,电子游戏、有氧运动、拼图、社交等等活动,由于个体差异的存在,每个人在使用的时候需要尝试挑己最感兴趣和最有效果的。每当自己开始反复思考那些让人痛苦的过去的时候,运用这些立刻能够行动起来的小活动来分散注意力,把自己思维的空地占满,反刍的魔爪就难以侵入进来了。

这是应对生活中一般的小挫折带给我们反刍的办法。但是,有时候我们可能面对一些生命中的重大事件,它们会我们的世界观,让我们对这个世界、他人和自我的看法出现动摇。亲友的去世、天灾人祸、重大疾病和身体、一段亲密关系的终结等等。当面对这些事件的时候,我们很难通过玩一个小时的开心消消乐就真正开心起来。反刍的魔力被放大,任何分散注意力的手段都可能难以奏效。

那么这个时候,真正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主动地运用反刍这颗断肠草来治疗你的情花毒。

心理创伤有两个特点:

一是由于事件重大,个体在经历的过程中没有准确和完整地把那段经历保存在自己的自传式记忆中,个体对于创伤事件的记忆往往是碎片化的,记得的是亲友离世前的最后一个表情、一句话,女友离你而去的最后一个背影,车祸前那个路口的一个禁止掉头的路标等等。创伤者记住了一些标志性的碎片化的内容,但是对于整个完整的事件,没有一个清晰的记忆。所以,创伤者总是耿耿于怀,深深自责自己没有挽留、没有努力、没有阻止事情的发生,从而那些标志性的画面久久挥之不去。

二是当事件成为往事,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无法面对,将事件带来的伤害当做是永久的,从认知上歪曲当下现实的可改变和可重新创造性。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反刍的魔爪渗透创伤者思维的每一寸,所以他们不断地回想那件不堪回首的往事,以至于会发生错觉,让人觉得事件还在一次次发生,当下的世界依然是事情发生时的那个糟糕的世界。

这两点,一定程度上都和反刍有关系,正是我们不断反复的思考和回忆那个创伤事件,所以我们的记忆停留在那个破碎的标志性的画面里,我们的思维也在负性认知中恶性循环。

那么如何运用反刍这颗断肠草来以毒攻毒呢:

主动反刍。当个体面对这些重大创伤时,逃避是很难解决问题的,因此分散注意力的办法在此不适用。创伤者需要去勇敢面对这件事。那么就需要解决以上两个问题。

恢复创伤者对这个事件的完整记忆,将事件有序地整合,让它成为创伤者人生经历的一部分。记忆不仅仅是停留在思维层面,还包括我们当时的视觉、听觉、触觉、味觉、感觉以及情绪等等。创伤者要寻求一个安全的充满支持的环境来向他人述说他们在事件中的个人经历,从而来恢复他们对于事件的完整记忆,能够将那件事看作是自己人生的一小段经历。

通过重建理性认知,来客观看待这个事件的影响和意义。从负面事件中看到对我们成长的意义,在中获得新生。并且能够立足当下,在事件发生以后,能够重新考量我们的生活,发现生活中更加重要的事物,珍惜一切美好,追求更重要的意义。

这两个问题,都需要我们去回到那个事件,主动去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及我们可以如何去应对这样的事情。

当然,断肠草有毒,运用不当可致命。所以这药如何服用,也得谨慎,需遵从医嘱。必要时候向心理专业人士求助。

求助者都是强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反刍

反刍(chú)俗称倒嚼(dǎojiào),是指进食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将半消化的食物返回嘴里再次咀嚼。

创伤

创伤为机械因素加于人体所造成的组织或器官的破坏。创伤一词的外延不如损伤一词广。损伤指加于人体的任何外来因素还包括高温、寒冷、电流、放射线、酸、碱、毒气、毒虫、蚊咬等所造成的结构或功能方面的破坏。创伤极为常见。不仅可以大量发生在战争时期,也可发生在和平时期。由于工业、农业、交通业及体育事业的高速发展,各种事故所造成的创伤日趋增多。创伤不仅发生率高,而且程度差别很大,伤情可以严重而复杂,甚至危及伤员的生命。创伤同心血管疾病及癌症已成为目前造成死亡的三大原因。

延伸 · 推荐

情境解释,是什么困扰着你的情绪,-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编者按:情绪是什么,究竟是内在产生,还是外部事件诱发?为什么明明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也能让你平添几分哀伤呢?比如,阴雨天,你站在路边,一个人急匆匆走着撞到了你,这是你会?1.觉得生气2.觉得失落3.觉...

亲子教育的核心,可能就是这个了-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亲子关系模式的代际传递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就像歌里唱的那样,“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母亲的脸是婴儿的镜子,这一点在我养育自己孩子的过程中,的确也有切身体会。父母的情绪变化,婴儿能够第一时间捕捉到,并几...

如果父母都不鼓励,还能指望谁给孩子动力?-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知名教育家、有仙人指路之称的徐,在家庭教育上也很成功—他的两个儿子,目前分别就读于耶鲁大学和纽约大学。都是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两个孩子,性格差异很大:大儿子学习非常好,性格内向而敏感。小儿子学习不怎么好...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