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魔术师 感人故事9300字

日期:2019-08-13 13:41:4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100
从河南来的那个马戏团,驻扎在盐街晒谷场差不多有半个月了。整天锣鼓喧天,整个盐街都在震动。起初,盐街的人们还兴致勃勃,每家每户都花钱去看了,连三岁小孩也没落下。有些人甚至去看了好几回,每次都看得笑掉大牙

从河南来的那个马戏团,驻扎在盐街晒谷场差不多有半个月了。整天锣鼓喧天,整个盐街都在震动。起初,盐街的人们还兴致勃勃,每家每户都花钱去看了,连三岁小孩也没落下。有些人甚至去看了好几回,每次都看得笑掉大牙。我们盐街这种穷乡僻壤,以往从没来过这样的大马戏团,所以大伙儿都觉得稀奇。马戏团一来,整个盐街就像提前把年过了。人们见了面,也不再问吃了没,吃了什么,统统改口成去看了没,还去看不去。

但是,再美味的山珍海味天天吃,也会腻。马戏团每天演两场,下午一场,晚上一场,看来看去全是那套把戏。现在盐街的看厌了,连那些好管闲事的狗都觉得没什么稀奇可看,再不愿去晒谷场上溜达。人们都在盼着马戏团赶紧收拾摊子走人,虽说晒谷场闲着也是闲着,但眼看就要收玉米了,收了玉米就得在那儿晒啊。晒完玉米,稻谷又开始要割了,照例是在那儿脱粒啊晒啊。可马戏团大老远来,怎么能讲明了赶人家走呢?那样多不礼貌,那不是盐街人行事的风格。所以,人们嘴上不说,心里却跟约好了似的不再去看马戏,平常走路也尽量绕开那地方,说不定过几天马戏团就走了。这世界大着呢,他们还有太多的地方要去,太多的人等着看他们的马戏。

只有王飞一个人天天跑去晒谷场。

晒谷场地处盐街的中心地带,挨着乡政府和卫生院,那几栋5层的楼房算是盐街上最气派的房子了。以前乡里开大会啊,表彰计生先进户啊,搞森林防火宣传啊,全在那儿。每次大会开完之后,都得放一场,比如《地雷战》《地道战》《三毛流浪记》之类的,人们都爱看。大白幕帘往晒谷场上一挂,人们就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了,水泄不通。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热闹王飞没看过。等他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盐街完全变了样了,不说晒谷场,就连盐街上都没几个人了。

人们都去哪儿了呢?

跑到世界上去了。远点的去北京、上海,近点的去广州、深圳,再不济的也得去桂林找个活路,大家都忙着挣大钱去了。只有过年那几天,盐街才像个样子。人们拖着行李箱从客车上跳下来,穿着打扮明显比留守盐街的人高一个档次,就连讲话的口气都带着大都市的味道。他们似乎不把盐街放在眼里了,走在路上只关心自己的皮鞋上是否粘了泥。到了正月初五初六,他们又一个接一个拖着箱子走了。就像是趁着长假,来这地方度假散心的观光客。

马戏团的灰顶大帐篷就搭在晒谷场上,圆鼓鼓的,四周彩旗,像传里那些古代军营。帐篷顶上支着两口大喇叭,一个朝东,一个向西。现在马戏团不再演出,喇叭也哑了,像两个闹翻了的邻居,老死不相往来。

王飞隔得远远的,跟个小毛贼似的在那儿东瞧瞧,西看看。他一坐在晒谷场的台阶上,嘴里嚼一根草茎,眼睛却往帐篷里张望。他跟那些说不上一句话。他还是个7岁的孩子,人家根本不把他当人看,人家宁愿逗一条狗,也不搭理他。

暑假刚刚开始,王飞整天无所事事。那几个要好的小伙伴都进城投奔他们的爸妈去了。他们的爸妈在城里打工,忙着挣大钱呢。没有人和他玩,他只能自己找乐子,他总能找到乐子。比如去河里摸鱼啊,进竹林里打麻雀啊,去田野边熏老鼠啊,他甚至去后山偷过一回西瓜。他也进大帐篷看过几次马戏,都是偷偷混进去的,他没钱买那10块钱一张的门票。

这天中午天气很好,阳光洋洋洒洒铺满草地,显得自有些浪费,人们恨不得将阳光扫进麻袋里,留到秋天晒稻子。

马戏团的人正在吃饭,他们端着大碗,蹲在地上吃面。他们不像盐街的人,饭碗里总是大米饭,他们总吃面。

王飞怀抱一只破皮球,独自在晒谷场上踢。实际上,他并没有认真踢球,他的眼睛不断扫向马戏团那边,他在那堆人里扫到一个人。他们碗里的面条在阳光卜闪着白光,王飞突然有点饿。中午奶奶煮了鸡蛋挂面,他只吃了几口,再不愿动筷,他不喜欢吃面。他想不明白马戏团的人为什么那么爱吃面。难道他们的面比盐街的面好吃?

“嘭”的一脚,王飞把皮球踢出去。皮球太破了,露出了黑乎乎的内胆,好像有点漏气,在地上滚了一圈,不动了。那是王飞在学校围墙外捡到的,也许是上体育课时被学生踢出围墙外的,或者干脆当做垃圾丢弃的。反正王飞捡到的时候,还挺高兴的,像捡到一件宝贝。他把皮球的气压掉一些,小心地塞在衣服里,像个贼一样溜回了家。他又找来刷子和洗衣粉,刷了又刷,可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灰溜溜的皮球了。

太阳很毒,人站在阳光里,连自己的影子都找不着。王飞一脚一脚将球踢向围墙,发出“嘭嘭”的闷响,他想引起马戏团的注意。但是,没有一个人往这边望。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把皮球踢到马戏团那边去。

“小鬼,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王飞听见一个声音从马戏团那边飘过来。可他又不敢确定是不是在喊他,他环顾四周,—个没有。

“过来,小鬼。”这时那边又喊了一声。

王飞抱着皮球,满心欢喜地向马戏团那边走去。

“小鬼,吃完饭,我们一起踢球。”

说话的,正是王飞想认识的那个人。

他足马戏团里演大变活人的魔术师。他应该是马戏团里最年轻的人了,十七八岁的样子,留着长头发,小八字须。他变魔术的时候,总穿一件黑色皮衣,皮农上镶满铁质骷髅头和铆钉,一闪一闪的,很好看。他手里的金属棒往空气中一扬,魔法就施展出来了,那动作真是太帅了。说白了,王飞去看马戏,多半是冲着他去的。他是一个神奇的魔术师,能把马戏团的那些姑娘变成老太婆,将胖子变成瘦了,男人变成女人,女人变成猴子。

魔术师简直无所不能。

王飞抬起头,冲着魔术师笑了笑,以示同意,王飞有些腼腆,脸突然就红了。他傻乎乎地站在那儿,看着马戏团的人吃面。他们的碗大得像盆,白花花的,在阳光下晃眼,他们吃得碗底呼呼生风。

后来,马戏团的人又玩起了桥牌。满脸横肉的马戏团团长跟三个姑娘一桌。他们不赌钱,谁输了就往谁脸上贴一张纸条儿,有些人被贴得满脸都是,花花绿绿的,挺可笑的。王飞看见马戏团团长嬉笑着,时不时往其中一个姑大腿上捏一把,眯着眼睛说:“今天谁输了就陪老子睡觉。”那几个姑娘听了,棚互嬉闹着,笑成一团。

魔术师从来不跟他们玩牌,他好像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闷闷不乐,就连吃饭他都是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吃。

王飞跟魔术师在晒谷场上踢球。他们在地上摆上两块石头,那就是球门了。他们追着皮球跑啊抢啊,晒谷场上仿佛滚着三只皮球。直到太阳下山,王飞才依依不舍地往家里走。

王飞很快就跟魔术师混熟了。他没想到魔术帅如此随和,甚至比他的那些去了深圳打工的堂哥表哥们还随和,简直就像一个亲。

第二天,王飞又去找魔术师玩,他往魔术师手里塞了一颗茶叶蛋。那是中午奶奶煮给他吃的,他没舍得吃,偷偷藏在裤袋里。

魔术师捏着那颗鸡蛋,不知道该吃还是该还给王飞。

“你吃吧,我吃腻了。”王飞担心魔术师不吃他的鸡蛋,催促道。

“那我给你变一个魔术。”

说着,魔术师眼睛微微一闭,双手在空中一扬,鸡蛋不见了。王飞“咯咯”笑起来。麾术师张开嘴,鸡蛋竟藏在嘴里。王飞哈哈大笑。紧接着,他看见魔术师喉结一上一下,把整颗鸡蛋吞掉了。王飞心里一紧,担心魔术师被噎住。去年,盐街上有个小孩就被一颗茶叶蛋噎死了。然而担忧是多余的,最后魔术师从自己的裤裆里摸出了一颗鸡蛋。

在王飞的笑声中,魔术师真的把鸡蛋吃了。

他们继续踢球。不过,很快他们就厌恶J—这个游戏。他们躺在树荫下乘凉,实际上空气里一丝风也没有,热气腾腾。

“看过我变魔术吗?”

“当然,还不止一次。”

“喜欢吗?”

“喜欢。你变的那些魔术是真的吗?”

魔术师笑了笑,没有说话。

“是不是真的?”王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当然了。你想要什么,我就能变什么。”魔术师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又甩了甩那一头长发。他的头发太长了,动不动就盖住眼睛,所以他时不时要甩一甩,或者用手去捋一捋,那动作就像电视里那些卖洗发水的明星。也许早就成了习惯,即便头发没盖住眼睛,他也要甩一甩。

“那你给我变一只新皮球吧。”王飞抱着那只破旧的皮球,眼巴巴地望着魔术师。

“现在可不行,再说我不能随便变,否则我的魔力就不灵了。”魔术师神秘兮兮地说。

王飞有些失望。但这种失望很快就让随之而来的惊喜冲淡了。魔术师要带他去看马戏团的动物。他跟着魔术师穿过铁门,正要往大帐篷里走,被马戏团团长喝住了。

“杨波,这是谁呢?”马戏团团长质。他手里正抓着一把牌。

“你管得着吗?”魔术师没好气地说。

“你的翅膀硬了是不是?敢跟老子横?”团长很生气,王飞看见他那张油光满面的脸突然变了形。这时,在一起打牌的那几位姑娘有些不耐烦了,娇滴滴地说: “团长,别理他,我们打我们的牌,你看我马上要胡牌了。”

“我就想带他进去看看动物。”魔术师说。

“不行,你眼睛让狗吃了?那么大的牌子看不到?”团长气愤地说。

王飞抬眼看见入口处确实挂着一张牌子,上面写着“闲人免进,后果自负”八个大字。

“我们走,别理他。”魔术师拉过王飞的手,继续往里走。

“的,你还真把自己当魔术师了?你给老子站住,看老子不打死你这的。”团长把手里的牌一撒,操起一张板凳就冲了过来。王飞感到空气里突然起了一阵风,掉头就往晒谷场上跑。等他回过头时,看见魔术师稳稳地站在那儿,团长已经冲到他面前。

“快跑,快跑啊。”王飞冲着魔术师大喊。

可是,魔术师并没有跑。团长来势汹汹,他操起板凳,想打,又放下了。也许他觉得用板凳打人不过瘾,于是换成了巴掌,巴掌落在魔术师脸上,左一个右一个,“啪啪啪”响。

魔术师没有躲闪,任凭巴掌扬起又落下,他站得笔直,像一个视死如归的壮士。打牌的人纷纷放下手里的牌,看起热闹来,没有一个人上去劝架。

王飞突然冲了过去,往马戏团团长的大上狠狠踢了一脚。团长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掉头扑向王飞。还好王飞躲得快,否则他恐怕会被扔进笼子里喂老虎。

他们最终跑掉了。没多久,魔术师的脸就肿了。

魔术师还是带着王飞,从后门溜进了大帐篷。

大帐篷里边黑乎乎的,堆满各种杂物,有一股难闻的潮味。再往里边走,是一个小隔间,几张铁架床横七竖八地摆在那儿,另外几个年轻姑娘躺在床上嗑瓜子,用方言在讨论着什么。

“杨波,这小鬼是谁呀,是你弟弟还是私生子?”姑娘们嬉皮笑脸的。

的,吃着东西还堵不住臭嘴。

魔术师走过去,在一个姑抓了一把。那姑娘”哎呀“叫了一声,将手里的一把葵花籽砸向魔术师的脸。

你这没长毛的小子敢吃老娘豆腐,看老娘不告诉你爹。

的,那秃子才不是我爹。

你说谁是秃子?跟我说清楚。

他们将姑娘们的骂声甩在了身后,转过黑暗的转角,就到了马戏团的动物饲养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铁笼子摆在那儿,腥臭味扑鼻而来。笼子里有猴子、蟒蛇、狮子和老虎,角落里还拴着两匹马。

看见有人进来,猴子们兴奋起来,嗷嗷叫着,咧着嘴,咬着牙齿,手舞足蹈的。狮子和老虎并不把他们当回事,像见过大世面的人物,不惊不乍。

这是我们的宝贝。魔术师说。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了两颗桃。笼子里有4只猴子,两大两小,像是一家四口。它们负责表演跳火圈、骑单车和翻筋斗,有时候魔术师也让它们表演大变活人。

魔术师将桃子捏在手里,猴子们垂涎三尺,叫得更欢了。

想吃?给爷爷磕个头。魔术师说。猴子们挤眉弄眼,像在讨价还价。

就两颗桃,谁听话给谁。说着,魔术师咬了一口桃,嚼得津津有味。猴子们终于乖乖地磕了两个响头。

王飞”咯咯“笑了。

把你的皮球给它们玩玩,这些小鬼好几天没活动了,皮痒着呢。

王飞有些不情愿,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猴子们争抢着皮球,又喊又叫,如同一群调皮的孩子。王飞想起自己在学校里上体育课的情景。一个礼拜就两节体育课,有时还被班主任占去上语文课,每到体育课,大家都很兴奋,追着皮球不知疲倦地奔跑,好像—停卜来体育课就结束了

然而,皮球很快被猴子们撕开了一道口子,像放了一个悠长的屁,彻底瘪了。

魔术师急了。他说:”别难过,回头我给你变一只新的。“

没事,反正也是捡来的。

他们朝着那只老虎走过去。老虎看上去很老了,斑纹暗淡,像套着一件破旧的衣服。它在闭目养神,即便有人走到笼子跟前,它都没睁眼看一眼。

它生病了,就是因为它病了,我们才留在这里,不然我们早就走了。魔术师说。

等它病好了,你们就得走了?

是的,只要它好一点,我们就走。

那它好点没有?

没。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魔术师有些忧伤,他的目光垂着。

你们应该带它去看医生,对面就是卫生院。

那是看人病的地方,要给他看兽医。我们团里那兽医去年跟一个姑娘跑了。

后来,他们来到了盐街上。路上安静得可怕,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阳光打在水泥路面上的声音,晃得人眼睛疼。

你们这儿的人挺有钱的。魔术师说。

魔术师显然是看见了路边那些新修的楼房。这几年,盐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了,人们似乎总想着跑出去,却很少有人愿意到盐街上来。但是,盐街上的楼房却在与日俱增,两层的三层的四层的,像山上的树一样从盐街上长出来,长出来却没人住,一家一家大门上挂着大锈锁。

我堂哥说盐街就像一坨屎,狗都不愿吃。

你堂哥在哪儿?

他初中没毕业就去了深圳。他说等他挣了大钱,绝不会像别人那样回来造房子,造好房子又去深圳住工棚。他要在深圳买房子,在那儿娶一个深圳的老婆,过城市人的日子。

他在深圳做什么?

造房子。我们这儿有很多人在深圳造房子,深圳有很多房子要造,他们根本停不下来,忙不过来时,他们就回来叫人去。

难怪去看马戏的全是老人小孩呢。

魔术师在路边买了两罐冰镇可乐,他请壬飞喝可乐。这玩意儿王飞喝过,过年的时候堂哥请他喝的。堂哥说,在深圳,人们都爱喝可乐。堂哥还说,每天造完房子,他都要喝一罐,易拉罐都攒了好大一堆了呢。

喝完可乐,他们感觉自己凉爽下来了。他们踢着可乐罐往前走,你一脚我一脚,很快把凉爽踢没了,踢出了一身臭汗。

他们就这样踢着易拉罐穿过冷清的盐街,来到了街口王驼背的小卖部前。吸引他们的是摆在铺子前的那张台球桌。那是一张破烂不堪的台球桌,缺了两只脚,下边垒了几块砖,勉强支撑着。这里曾经是盐街上最热闹的地方,街上的年轻人都喜欢在这儿打上一圈台球,偶尔也打架。王飞记得堂哥就曾在这里跟外村的一个青年干过一架。据说是为了抢隔壁班的一个女同学,他们抡起球杆大打出手,像两个舞着金箍棒的孙悟空。也就是那一回打架,堂哥被学校开除了。他就彻底成了台球桌前的常客,直到后来他去了深圳。

现在,只有王驼背趴在台球桌前,他握着球杆,像在瞄球,半天却不见打出一杆球。王飞跟魔术师走上前去,发现王驼背趴在桌上睡着了。他们把王驼背弄醒,王驼背的口水流到了脖子上,他慌忙用衣袖擦拭。他说:”唉,本来想收拾收拾这桌子,怎么就睡着了呢?唉,真是老了。“

这破烂玩意,还用得着收拾?王飞说。

没人打球了,这桌子日晒雨淋的,看着就可惜。王飞,要不送给你做张床,等你讨老婆了好睡觉生娃娃?王驼背呵呵笑起来,他一笑,背就更驼了,整个脸似乎要贴到地板上。

王飞在心里说,还是留着给你当棺材板吧。但他没有说出口,王驼背毕竟是他的爷爷辈,按理说,他应该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爷爷“

笑罢,王驼背背着双手进屋去了。一会儿他拿出两颗棒棒糖,塞给王飞。他说:”王飞啊,收完谷子,爷爷就进城了,恐怕就难见面了,以后可要记得爷爷哦。“

你也要去深圳造房子?王飞。

爷爷哪里还造得动房子哦,爷爷要去给你六叔带孩子。

王驼背一坐在摇椅里,从椅脚下摸出水烟筒,猛吸两口,舒舒服服躺在椅子里,这才看清了站在王飞身边的魔术师。

王飞,这是谁呢?是你堂哥还是表哥?

表哥。王飞说。

哦,很多年轻人爷爷都不认识了,他们长得太快了。就算你堂哥回来,我恐怕也认不出他了。

他们本来想停下来打一圈台球,可太阳太毒了,晒得整个要融化。

他们来到了小河边。

魔术师掏出一盒烟,点了一支,叼在嘴里。

你会吐烟圈吗?王飞说。

魔术师深吸一口烟,仰面朝天,嘴巴噘成一个”O“型,很快吐出了一串烟圈。那些大大小小的烟圈,排着队迎着烈日飘上了天。

你要不要试试?

我不会。王飞说。

叫我一声师父,我教你。魔术师笑着说。

奶奶不让我抽烟,我也不想学。王飞认真地说。他说什么都是一本正经的模样。

魔术师”呵呵“一笑,又将甩在额前的头发捋了捋。

你们这儿有没有?

王飞摇了摇头。

我想去弄个新发型,染成金色的,再来个头,多酷啊。说着,魔术师用手比画了一下,在头顶做了个状。

我堂哥也搞了个头,在深圳做的。我奶奶说他那头难看得要死,像顶着一个大鸡窝。

那秃头团长不让我们染头发。他是个狂,不让我们抽烟,不让我们喝酒,连纹个身都不行。可是这些事儿他自己却一样不落下,你知道吗?他在自己的上纹了一朵菊花。他还跟我们团里那些小姑娘睡觉,你说他坏不坏…

魔术师滔滔不绝。他一边说,一边向水面甩石块,水漂一个连着一个飞向对岸。

接下来,你们要去哪儿?王飞说。

贵州。

离深圳远吗?

南辕北辙,你说远不远?不过总有一天,我们会到深圳的。我做梦都想去深圳。魔术师说。

我也想去深圳。我们这儿的人都想去深圳。

我们马戏团有好几个跑到深圳去了。

我奶奶说,我妈就在深圳。她去深圳好多年了,一直呆在那儿,一直没回来。如果你们去深圳就好了,可以带上我。末了,王飞又问,妈是不是也在深圳?

魔术师不说话了,他好像突然不高兴了。

我很小就没有爸妈了,我好像从没见过他们,我记事的时候就跟着马戏团了。魔术师的声音轻柔得像一阵风。

王飞心里一阵难过,没想到魔术师如此可怜。他也不敢再问什么了,他不想惹得魔术师不高兴。他们就那样沉默了一阵儿,两个人没了话说,只好不停地往河塘里扔石头。

你真的什么都能变?

你不信?魔术师瞪了王飞一眼,又甩了甩头发。

那你把深圳变到这里来吧。我做梦都想去看妈妈。

没问题,但今天不行,你换一个。

那你把我变成一个大人吧。

你为什么想变成大人?当小孩不好吗?

我奶奶说等我长大了,就让我去深圳,现在我还小,她不让。王飞委屈地说。

可是一旦把你变成大人,就没办法变回来了。你还这么小,难道就想永远做一个大人了?

王飞有些犹豫。变成大人能去深圳找妈妈。可一旦成为大人,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了,他要像奶奶那样没日没夜地干活,把腰杆都累弯了。

我看你还是做小孩好了。实话告诉你,连我都想做一个小孩,小孩多好啊,什么事都不用想,就想着怎么好玩。是不是?魔术师说。

那你为什么不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孩?

如果我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孩,谁来变魔术啊?

王飞想了想,魔术师的话真是有道理。

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想变魔术了,我想跟你堂哥一样,去深圳赚大钱。可我们团长说了,变魔术也能赚大钱,不能半途而废,总有一天我们能把魔术变到北京去,变到美国去。到时候,我就是大名人了。

那你要加油,你今后一定是个大魔术师。

你叫什么来着?

王飞。国王的王,飞机的飞。

哦,王飞,我记住了。等我出名了给你签名。

河滩上满是光溜溜的鹅卵石,他们开始砌城堡。王飞想,深圳是不是也有很多这样的城堡?他的妈妈和堂哥都在那儿,在那儿砌真正的城堡。王飞好像突然拿定了主意,他要变成一个大人,他恨不得明天就启程前往深圳,去找妈妈。

我想好了,你把我变成大人吧,我想去深圳找妈妈。她很久都没回来看我了,我再不去,她就会忘掉我了。

你可要想好了,天下没有后悔药。

我想好了。你变吧。

王飞把牙齿咬得紧紧的,似乎已经咬死了这个决定。

“你还是回去跟奶商量商量吧,万一奶不同意呢?”

“我奶奶才不管我呢,她还巴不得我赶紧长大呢。”

“那好吧。但是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好。”

魔术师吸了一口烟,又甩了甩头发,四下看了一眼。他凑近王飞的耳朵,悄悄地说: “明天中午你到我们马戏团来。等我们大伙儿蹲在大帐篷外吃饭的时候,你就冲上来,把我们团长的假发摘掉。”

王飞没想到魔术师让这样一件坏事。他有些害怕,因为那团长凶得很,一脸的横肉,看着就像要吃人的样了。

“我不敢,他会杀了我的。”王飞说。

“你傻啊,你抓着假发撒腿就跑,我保证他追不,他的右腿有点瘸。还有,你一边跑还要一边喊‘杨秃头杨秃头,头上顶了个球’清楚了吗?”

“知道了。”王飞犹豫了一阵,还是点了点头。

“你说一遍给我听听。”

“杨秃头杨秃头,头上顶了个球。”

王飞说着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明天你要记着了。”

“他对你不好吗?他是不是经常打你?”王飞说。

“你这小鬼,不要问那么多,按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他们最终约定:第二天中午在马戏团会合,实施他们的计划。到时,在马戏团的舞台上,魔术师将实施小孩变大人的魔术,把王飞变成一个大人。

人阳一点一点下沉,河面上起了一丝风,那些晒蔫了的杨柳慢慢活过来,在风中摇摆。知了的叫唤撕心裂肺。奶奶说知了一叫,树上的梅子就熟了。每年她都要上山摘梅子,泡满满一坛酒。她说,等妈回来的时候,就有酒喝了。

魔术师要下河游泳。他说这河水太清澈了,不下去泡一泡,实在是浪费。

王飞本来想问魔术师是否会游泳,这水看似清浅,好些地方可深着呢,去年夏天还淹死过一个小男孩。但他转念一想,觉得问这话有些多余,魔术师还不会游泳?即便不会,他完全可以在水里施展一点魔法,将自己变成一条鱼。

魔术师拍打着水花,走向河中央,河水没过他的腰,又没过他的胸口。他兴奋得像个孩子,好像从来没见过河流似的。王飞坐在河滩上,继续砌他的城堡。他想,等魔术师回到岸上,他就躲在城堡里,让他找不着。

等王飞从石头城堡中抬起头来,魔术师不见了。

这时候,夕阳正像渔网一样撒向河嘶。黑蝙蝠“叽咕叽咕”怪叫着,魔鬼一样从岸边树丛里窜出来,低低地掠过水面,冲向黄昏里。王飞感到自己的眼睛正一点点被蒙蔽,天就要黑下来了。

王飞着急了,他冲着水面喊魔术师,除了潺潺的水响,没有任何回声。他又往水里扔了几块石头,水花溅起又落下,一切很快归于平静。

王飞站在黄昏里,突然想起去年夏天淹死的那个男孩,跟他一样的年纪,捞上来的时候身体鼓得像只装满红苕的麻布口袋,就摆在脚下的位置。眼前这个城堡,多像一座小小的坟啊。他突然害怕起来,慌忙从城堡里跳出来。他决定不再等魔术师了。魔术师肯定已经把自己变回马戏团去了。说不定这个时候他正抱着饭碗啃着羊肉呢。王飞有些生气,心想这太不够意思了,走了也不打声招呼。

奶奶的呼喊正在盐街上空回响。王飞踏着逐渐暗沉的霞光,一路小跑着回家。他决定回家吃完饭就帮奶奶刷碗,写一会儿作业,乖乖睡觉,好好睡它一个囫囵觉。这些事再不让奶奶揉心了。因为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做一个大人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飞

王飞,男,汉族,1959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大专学历。现任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魔术师

《魔术师》是一部由尼尔·博格执导的魔术题材类电影。爱德华·诺顿、杰西卡·贝尔、保罗·吉亚玛提和卢夫斯·塞维尔等联袂出演。电影于2006年在美国上映。电影主要讲述了大魔术师茵不来梅茨与贵族小姐苏菲之间的爱情与时局下有关阴谋的独特故事,其间穿插着各式带有奇幻色彩的魔术表演。

  • 网友评论
  • 鴨蛋超人
    鴨蛋超人
    发生在你身上的,与《魔兽世界》有关的感人的故事有哪些?
    2019-12-11 01:45
  • 你是在搞笑
    你是在搞笑
    当时我甚是不喜欢它们,可直到那次经历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狗
    2019-12-12 11:37
  • 桥本环奈小
    桥本环奈小
    举盾,盾击,小小的身影毅然决然的挡在我身前,将怪物拖住,死战不退
    2019-12-06 04:15
  • 既离便不念
    既离便不念
    有什么发生在拉萨的感人故事值得分享?
    2019-12-07 12:35
  • zscz0519
    zscz0519
    就在我变打边回撤时,我忽然发现,追击我的鱼人慢慢的都转移了目标,直奔侏儒战士去了
    2019-12-08 04:45
  • dfxl616
    dfxl616
    并且,这个地图里的墓地距离任务地点很远,我当时还没有钱买飞行坐骑,跑尸得跑十分钟左右
    2019-12-08 09:33
  • 记几说自己
    记几说自己
    特别是在高海拔的青海和西藏地区,即便是体力好的年轻人也抵抗不住高原缺氧的侵袭
    2019-12-04 20:55
  • 回本原溯源
    回本原溯源
    “拾荒老人”韦思浩老人
    2019-12-06 17:53
  • 高什么兴啊
    高什么兴啊
    结局大家应该都知道,杯具了
    2019-12-13 00:41
  • 菜菜0613
    菜菜0613
    何处才是天的尽头啊
    2019-12-03 09:42
  • 有人说爱我
    有人说爱我
    现实中有哪些真实感人的故事?
    2019-12-06 12:11
  • 嘻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
    他的捐款不断递增,完全按着他的退休金涨幅
    2019-12-11 13:34
  • 天太黑我听
    天太黑我听
    这就坏菜了,蓦然之间我发现我已经陷入了鱼人群众的汪洋大海,无数的鱼人嗷嗷叫着向我扑来
    2019-12-08 02:17
  • 我说我帅就
    我说我帅就
    2018是伤心的一年,这一年里你有没有感人的故事?
    2019-12-09 20:52
  • 易丢失的小
    易丢失的小
    白头哭送黑发儿,骨肉难分离
    2019-12-11 06:5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