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无法替代 伤感故事3000字

日期:2020-05-22 16:46: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452
悬崖下面,海水正汹涌地拍打着礁石。巨浪的声音淹没了上面的呼叫,一个穿白色衣裙桃红外套的女人,正被一个中年男人狠狠地掐着脖颈,她的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终于,男人剥下女人的外套和裙子,把她推下了悬崖。

悬崖下面,海水正汹涌地拍打着礁石。巨浪的声音淹没了上面的呼叫,一个穿白色衣裙桃红外套的女人,正被一个中年男人狠狠地掐着脖颈,她的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终于,男人剥下女人的外套和裙子,把她推下了悬崖。

在坠落入海的瞬间,我拼尽全力大叫了一声,睁开眼睛,一个男人正关切地看着我。“你是谁?”我迷惑地问。“林嘉,”他温和地解释,“我是你未婚夫啊,丁云。”我的脑筋费力地转着,仿佛还不能确认自己叫丁云。

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林嘉耐心地跟我解释起来,原来在半月前,我出了车祸,了很多天才醒来。医生说我脑子受到了创伤,会出现短暂失忆。

突然,我的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名字:许紫。许紫是谁?我问林嘉。林嘉顿了顿,说:“本来我不该告诉你的,许紫其实已经失踪一段时间了,你也是因为找她才出的车祸。哦,对了,她是你妹妹。”

林嘉这么一说,我忽然从无边的记忆海洋里打捞出了一些碎片。

我叫丁云,有个妹妹叫许紫,她跟的是我姓。我们父母早年就离世了,于是我在初中就辍学,靠着远方亲戚的一点接济,艰难抚养妹妹。好在我不但靠自己打工赚来的钱开了一家服装店,还供妹妹上了大学。

妹妹怎么会失踪呢?可是,一连两个月,我找不到任何有关她的,除了那个不间断来打扰我的梦。

出院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后,我上了一个有关服装色彩搭配的培训班,成了一名衣橱整理师。很快,我便找到了第一个雇主—余太太恒美,她是个爱漂亮又漂亮的女人。我的任务是每周两次陪她逛街买衣服。顺便每个月整理她的衣橱。

在车子第一次驶入蓝山小区的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就笼罩了上来。

“是这个电梯吗?”我站在四通八达的地下车库的一个单元入口问。“我没有告诉你,你怎么知道是这个?”恒美狐疑地问。“瞎猫碰到死老鼠而已。”我笑笑。其实,我也很莫名其妙自己怎么迅速而确定地走到了这个入口前。

但最让我吃惊的,是恒美衣橱里那桃红色外套和纯白的裙子。我拿它们出来的时候,眼尾分明看到恒美忽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忽然联想起那个梦,继而又想到了妹妹的失踪。

交代了衣物饰品的搭配,我走出恒美的家门。在小区门口,我被一个满身酒味的人撞上了。“丁小姐,是…是,你啊。”对方唤我的名字,我才发现是恒美的先生余天。上次我们在商城购物的时候,恒美忘了带钱包,就是他送过来的。我点点头,准备走开,他伸手拉住了我:“丁小姐,对不起,裙子破了,我赔…”我这才发现刚才被撞踉跄之时,长裙的一角挂在灌木丛中,被尖利的小刺给挂下一条流苏来。

在商城里,余先生体贴地替我挑了同牌子但款式不同的裙子。他提出和我去旁边的咖啡馆坐坐,我答应得很爽快。余先生喝了一杯咖啡,说:“我以前喜欢一个女人,跟你挺像…好几次我差点把你当成她。”“是么?说不定是我妹妹呢。”我的脑子里灵光一闪。“不会,你们都不是一个姓。”“后来你们…”“造化弄人啊,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来生吧…”余先生的声音越来越低,微微颤抖。而我的内心,也正被突如其来的发现震荡着。

过了两天,我找了个机会再次跟随恒美回家,很快我便从清洁工大婶嘴里套出了一个确切的回答,余先生果然背着恒美在外面有女人。大婶还说:“那女孩子眉眼倒是跟你很像呢。”

现在我很确定,妹妹曾经跟余先生有过一段故事。要想知道妹妹在哪里,我必须接近余先生。也许是因为妹妹的缘故,余先生从见到我起,心中就有了别样的情愫。余先生不会给我整块的时间,却会在午休的间歇打来电话,不说情话,只问吃了些什么。如果我没有胃口,接着便有快递送来一些美味点心。和余先生相处久了,我发现他一切都很好,妹妹的失踪应该与他无关,倒是恒美,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在众人面前,她永远一副温雅有礼的样子,可是我单独和她在一起时,常会听到她在堵车时破口大骂,狂按喇叭。

与恒美合约到期那天,我去蓝山别墅拿工钱。取饮料时,赫然看到冷冻室里有一只黑猫的尸体。我极力捂住嘴,压制胸中的干呕,转头却看到恒美倚着门,正悠闲地修着手指甲。“吓着你了?我就不害怕!”看着正若无其事轻轻吹去指甲灰的她,我内心的某些猜疑正慢慢得到解答。

就在我还没想好下一步行动时,恒美打电话约我周末去蓝山别墅。我接电话时,余先生正在我对面用餐,他这周要出差香港,来和我告个别。

我往家走时,和来找我的林嘉碰了头。“这周末你有空吗?”我问他,他点了点头。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想等弄清楚了妹妹的事情,就找他好好谈谈。

周六晚上,我来到蓝山别墅,端着红酒杯的恒美给我开了门。

“你找我有什么事?”鉴于的合约已经结束,我防备地问。“我想让你帮我,我很害怕。”恒美喝了一大口酒,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知道你和余天的事情。我不管你为了什么接近余天,我只是不希望你重蹈以前那些女孩儿们的覆辙。在你之前,有个女孩儿叫许紫—你还真跟她有不少相像的地方,跟了老余两年后…死了。”我低声惊叫,猜测终于被证实,泪水夺眶而出:“谁干的?”

恒美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你认识许紫?这是你接近老余的目的?”“我对你比对老余更有兴趣。”我擦了把泪水。“你怀疑我?哈,你,连同许紫都被余天骗了!我告诉你,他在外面是一个人,在家里是一个人,哈哈。”恒美笑得让人毛骨悚然,而后,她静静地看着我,说:“我已经感觉到了,下一个要死的人就是我,你要帮我—其实,也等于是在帮你自己。”

恒美说,余天杀了猫,把它冻在冰箱里,是为了吓她。是他把许紫掐死,推下悬崖,还拍了照片,并且留下她的衣服在恒美的衣柜里…他就是个狂!“你不信?我去拿证据给你看。”恒美转身上楼,把我留在了客厅。

为了镇定我的情绪,我喝下了恒美倒给我的红酒。这时,窗口传来一声响动,我猛然转身,手按在口袋的手机上。“恒美,恒美—”我试探地叫唤,没有人回答我。屋子里的灯忽然灭了。我觉得不妙,转身向大门口跑去,可是一个人拦住了我的去路。

是我。在我尖叫之前,余先生温和的声音响起,他转身在某个地方打开了备用电源。恒美呢?我颤声问。恒美在她该去的地方余先生声音忽然变得生硬,许紫在那里等着她,还有你。为,为…什么?我的舌头有些打结。

我从十几岁起就爱上一个女孩儿,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娶她,可是她却在跟我结婚前生病去世了。后来我遇见恒美、许紫还有你…你们身上都有她的影子,可你们却各有目的,恒美看上我的钱,许紫想让我帮她出国…谁也不是她。当我发现她是无法替代的,我就憎恨你们这些替代品,我要让你们都消失,全部…

你…我开始感觉自己身体有些不听使唤。

你和恒美的酒里都有毒,放心,我会把现场布置成情敌之间的争斗,只是结局两败俱伤。

在我意识渐渐涣散之前,隐约听到余先生又说了一句:”许紫的姐姐不是被我撞死了吗?你到底是谁呢?“

我醒来时,看到了林嘉的脸。”幸好我们的电话一直通着。“林嘉一脸忧伤地看着我,”现在事情清楚了,余天得到了他该得的惩罚。许紫,我要走了。“

你叫我什么?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是许紫,丁云的妹妹。和余天有纠葛的是你,他把你推进海里,可是你大难不死,但是脸却撞在礁石上毁了容。丁云去找余天质问,没想到这个的家伙撞死了她。我不能接受丁云离开的现实,而你当时已经失忆,我就自作主张把你的脸整成了她的样子,并且告诉你,你是丁云。

我惊声尖叫,原来那些梦,都不是梦,是我被害时残存的记忆。

原来,爱是无法替代的。林嘉说完走了。

我当然知道,如果爱能够替代,那么余天心中初恋的空洞一定会被填满,那以后的悲剧,就再没有发生的可能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林嘉

林嘉,女,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