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粮心”良心

日期:2019-10-09 12:46: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768
杨阳大学毕业了,要找一家单位实习。他专业学的是粮食仓储,正巧本家三叔就是一家粮库的主任,于是他就买了点登门拜访。三叔一向喜欢杨阳,听了他的想法后,哪有不答应之理。不过看到,他有点不高兴:“阳子,事情我

杨阳大学毕业了,要找一家单位实习。他专业学的是粮食仓储,正巧本家三叔就是一家粮库的主任,于是他就买了点登门拜访。

三叔一向喜欢杨阳,听了他的想法后,哪有不答应之理。不过看到,他有点不高兴:“阳子,事情我答应,但这东西你得带回去,我这里不兴这套!”杨阳慌忙说:“三叔,这是我一番心意,也就是点普通粮食制品,不值几个钱。”

一听“粮食”两个字,三叔的脸就沉了下来:“这样吧,我给你说个故事,是我刚工作那年的事儿,就当给你上班前敲敲警钟。干咱们这一行,要有‘粮心’‘粮心’就是良心。”

三叔这个故事,说起来有三十多年了。那时他刚刚分配到这座粮库当保管员,负责凭票供应玉米的活儿,就是根据领粮户的票,把仓库里的玉米用粮斗装到袋子里,过秤,装车。

一天傍晚,附近村的张六来领粮,赶着驴车,要领二百二十斤玉米。三叔和另一个保管员一起装包、过秤,一切都很顺利。就在他们把袋子系好口,往驴车上装的时候,三叔一不留神,把粮袋撞破个口子,顿时玉米粒撒了一地!

那时候,库房门口只点着一盏油灯,地面还是沙土地,扫都扫不起来!那年月粮食金贵,二百二十斤玉米就是张六一家好几个月的口粮,并且粮库有严格规定:对内要颗粒归仓,对外不能缺少一两,若有违反就是犯了严重错误!

张六和三叔他们赶紧趴下来用手拢,拢完了还要一颗一颗挑拣。这油灯快烧完了,另一个保管员就喊张六去办公室找主任领蜡烛。两个人一走,就剩三叔了,三叔这个急啊!为啥?他今晚跟媒人约了相亲,眼看月亮都出来了,误了终身大事可怎么办啊。一着急,他就想了个点子,找来把铁锹将混着玉米粒的沙土都铲起来,一溜烟地都铲到不远处的垃圾坑里,又铲了些土盖上。他心说,不就几斤玉米吗?不至于费这么多工夫。三叔家比较富裕,所以根本没把那点玉米当回事。

张六和保管员回来后,三叔就说他自己都捡完了。两人点蜡烛一看,地上确实干净了,张六就赶车回家了。三叔相亲也顺利,不久就娶了三婶。万万想不到的是,来年春天,几十株玉米从垃圾坑拔地而起。粮库主任发现后大为恼火:是谁浪费粮食把玉米扔到坑里的?三叔主动承认是自己。于是,他的档案里被记大过一次,影响了他的一生。

杨阳听完不由问三叔为什么会主动承认,三叔苦笑着说:“你三婶正是张六的邻居,后来我才从她那知道,张六一家六口,四个孩子,这几斤玉米对他该有多重要!我后悔啊,那几十棵玉米就是我一生的耻辱。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让我觉得,我主动承认是对的…”这时,三婶出来张罗吃饭,话头就打断了。

这个事三叔没再提,杨阳第二天上了班,一忙起来也就顾不上问了。

这天,有个姓宋的老板来买六十吨玉米,三叔安排杨阳和另一个年纪大点的保管员一起过秤。秤是那种二百斤的磅秤,有装卸工把印有粮库字样的麻袋装满,放到磅秤上过一下,每袋要正好二百斤,多退少补,这叫标准包。杨阳和老保管员其实挺清闲的,就是看看秤杆的高低,不用亲自动手。

杨阳看了一会儿,觉得这活儿没多大意思,没必要两个人都盯着磅秤,又看见装卸师傅们汗流浃背的,就给他们打开水去了。等他打水回来,一抬头,不由愣住了。他发现磅秤上的秤砣被移动了,不再是二百斤,而是一百九十七斤。杨阳慌忙喊老保管员:“这磅秤不对了,每袋标准包少了三斤,这样会亏买主的。”老保管员却说:“我知道,这是买主宋老板自己要求的。”这是怎么回事?杨阳正在纳闷,只见宋老板笑呵呵地过来了:“谢谢你的好意,是这么回事,你们粮库的麻袋嘛,有点旧,我怕装多了就撑破了。反正结账的时候按一袋一百九十七斤算,我就不会亏了。”

粮库的麻袋有点旧?杨阳清楚记得,这些麻袋是三叔前天刚买回来的,上面的红标还是自己亲手打上去的。这时,三叔过来,问明原委,对宋老板说:“既然是标准袋,那就要装足二百斤,这个不容商量。”宋老板一听,没来由地勃然大怒:“我跟你们长是亲戚,我让他给你打电话!”三叔微微一笑:“这倒不用,我现在正要去局里开会,让他当面跟我说。”

三叔坐车去了局里,粮库门前的装卸工们都停了手,要等他回来再说。宋老板看看仓库门口装了一半的卡车,朝老保管员走过去,说了几句什么,两人一起朝杨阳走过来。老保管员对杨阳说:“听说你是应届毕业生,要想分配到粮食,得长点头才行。咱们让宋老板先装粮食,以后他会跟局长说你工作的事。”杨阳连连摇头:“三叔还没回来,我们不好做主。”宋老板着急地说:“我这些玉米要卖给山村的养殖户!不瞒两位,这几天养殖户的奶牛都快断粮了,稍一耽搁就会有大损失。你们卖一斤粮食收一斤的钱,既没有亏国家,也没有亏买主,干吗不卖?”

杨阳听宋老板这么说,就犹豫了。既然是钱货两清,也出不了什么大事,他就微微点了点头。宋老板大喜,立刻招呼装卸工们赶紧装粮!

就这样,四卡车玉米卖了出去。等三叔回来,车都开走一个多小时了。他立马喊来杨阳和老保管员,批评道:“局长那里我问过了,宋老板是他亲戚不假,他根本不同意这么做。”对杨阳说:“找辆拖拉机,装上一千八百斤玉米,跟我上山村。粮款从我的工资里扣!”

第二天,叔侄两人开着拖拉机上路了。路上,三叔才给他讲清原委:宋老板每袋玉米少装三斤,虽然没坑国家,坑的却是养殖户。因为养殖户们一看是粮库的麻袋,就会认为粮库不会作假,便不再复秤了。“粮库在建国初期就有了,公平购销多少年,在老百姓心目中有分量。如今我就是自己花钱补粮,也要维护粮库的信誉!”三叔说。

到了山村,三叔先找到村委,一打听,果然昨天宋老板在这里卖了四车玉米。三叔就用大喇叭广播,让昨天买了宋老板玉米的村民,带上原麻袋来村委领粮,说因为粮库的疏忽,每个二百斤标准包少了三斤。

不多时,村民们就拿着麻袋来了。杨阳和三叔一起分玉米,一共六十吨玉米,六百条麻袋,每条发三斤,正好一千八百斤—杨阳有点感慨,没有一个人拿着麻袋来冒领的。三叔说:“这叫以心换心,你讲良心,别人就同样用良心对你。”

粮食发完,三叔带着杨阳就要走,一位老者走过来,非拉着他俩到家里吃饭。三叔推托不过,只好带杨阳去了。饭是农家饭,但老者热情非常:“主任,您以后只要到了这儿,就要到我张六家里来。当年那档子事,我会感激您一辈子啊。”

张六?杨阳忽然想起三叔讲的那件事来。可三叔当年不是少了张六好几斤玉米吗,怎么现在倒谢恩了?三叔看出他的疑惑,微笑着说:“知道我为什么主动承认吗?因为我承认了就等于告诉大家,垃圾坑里的玉米是张六家的,别人不能动!后来,这几十株玉米足足打了三十斤粮食啊!对于当年张六一家,可是雪中送炭!”

这时张六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瞒二位,我们每年收了粮食,卖给粮贩子从来是不过筛的,也不晾晒,价钱低一点点都不行。可是卖给粮库,我们不但要多次过筛,还要晾晒到不起虫的程度,以便你们长期保存啊。”

刹那间,杨阳明白了三叔的那句话:“粮心”就是良心!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杨阳

杨阳,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惟一博士生球员,1985年2月6日生于湖北省黄石市,毕业于黄石二中。2003年进入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学习,2008年、2010年分别在北京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博士学位研究生。自2007年起,代表北京理工大学足球队参加中甲联赛,多次获得荣誉。2011年,代表中国大学生参加深圳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获男足比赛第七名。

  • 网友评论
  • zscz0519
    zscz0519
    什么是良心?
    2019-10-09 20:2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