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最后的猎熊人

日期:2019-09-19 13:59: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864
l。出事孤村是一座位于长白山深处的自然村落,村里人饲养的麋鹿像精灵一样四处游荡,仿佛一片世外桃源。然而这个村最近要被成旅游景区,而我正是这项工程的监理。做过工程的都知道,像这种自然村落,最难的就是劝大

l。出事

孤村是一座位于长白山深处的自然村落,村里人饲养的麋鹿像精灵一样四处游荡,仿佛一片世外桃源。然而这个村最近要被成旅游景区,而我正是这项工程的监理。

做过工程的都知道,像这种自然村落,最难的就是劝大家搬迁。

果然,上司董玉明费尽口舌,也劝不动这群人,最后,他不顾反对的声浪,毅然决然地宣布项目强行上马。

于是,工程在一片剑拔弩张中开动了,只是没想到,当天晚上便出事了—一头熊掀翻了搅拌机!

大家是根据那巨大的脚印,判断出肇事者是熊的。当下便有几名保安辞职了,他们说不愿意干这危险的差事。

当地人恐惧的神色里带了点敬畏和激动,他们起初什么都不说,但我掏钱贿赂之后,终于有人告诉我实情。

据说山里头有一头名叫黑风的人熊,已经有30岁,极其凶蛮狡猾,当地不少猎熊人死在黑风的利爪之下。有一个叫卢威的男人,出身猎熊世家,但是他行踪不定,在山里一呆就是个把月,根本不上。

都说物老成精,这头灰熊非常聪明,似乎知道我们是来毁掉它的家,于是接连几晚在工地上捣乱。

工程被迫搁浅,每天的人工费和机器租金就是一大笔钱,董玉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村民们却个个面露喜色,在他们眼中黑风简直是山神的使者,一时间双方的关系被一头熊微妙地维系着。

我和董玉明眼睁睁地看着专家死在我们面前,忙慌不择路地想要离开,谁知越忙越出事,董玉明刚一迈步,却跌下一道土梁,黑暗里传来哎哟一声,继而传来弩箭击发的“嗖嗖”声,总共十来发。

他居然误踏中猎人的机关了!

2。特别的猎人

我小时候曾听人说过,山里的猎人会设置一种名叫排弩的机关,引线拴在树枝上,猎物一旦踏中排弩便会一口气击发,这种箭多半带毒。

我跌跌撞撞地爬下山梁,董玉明坐在一个浅坑里,捂着流血的大腿号啕不止,上面钉着几根弩箭。我拉他起来,他说腿住了。

无奈我只好背起董玉明,谁知刚走两步就被一截树根绊倒,摔倒的时候手掌被石头磨破了。我们的样子简直狼狈至极,我生怕血腥味把那头熊吸引过来,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熊!”董玉明尖叫起来,只见一旁的树丛中钻出一头熊,我也吓得大叫。岂料那头熊直起腰杆,露出一张人脸,原来是个披着熊皮的男人。

来者身材壮实,四方阔口,高鼻梁,眼睛锐利如电。他身上穿的根本不叫衣服,就是一整块亚麻布挖个洞套在头上,前后用麻绳系紧,下面穿着一条迷彩裤,绑着腿,一双草鞋,披着一张幼年熊皮。他手里的铳枪绑着布条,腰后面悬挂着一把猎刀和几个布囊。

这种装束显然是个钻山猎人,在东北的密林中这种人是谜一样的存在,他们能像野人一样在山里生活几个月,只需要一袋盐巴一把快刀,每隔一段时间会携带一些皮货出现在山村里。

男人盯着我们看了几眼,从树枝上摘下一个布口袋扔给我们,只说了一个字:“吃!”

董玉明尝了一口立即吐出来,说这是盐巴,男人盯着他,他只好乖乖吞下。后来我才知道,猎人们会在设置毒箭的地方挂一袋盐,让误踏机关的人解毒。男人从身上取出一卷绷带给董玉明包扎,5分钟后他的腿已经不麻了。

救下我们之后,他一声不吭地钻进林子,他似乎不太愿意和外人接触。我俩赶紧跟上,我连珠炮似的说:“谢谢你帮我们,那个,你能带我们回村子里吗?我们迷路了!而且附近还有一头熊,我们的同伴刚刚被杀死!”

他停住,说:“晚上不要出山。”“为什么?”“山会移动!”

他继续往前走,根本不理会我们,一直来到刚刚人熊大战的地方,专家的尸体倒在地上,内脏已经被掏空。男人用手沾了一点血在鼻前嗅了嗅,问:“他是谁?”

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董玉明用眼神暗示我不要提我们是商的事,我只好撒谎说我们是林业部门派来猎熊的。

“黑风不是这种枪能对付的!”他说话的方式非常简洁。

跟这人说话很辛苦,你得说三句他才答一句。原来这个男人就是村民说的猎熊人卢威,大约10年前县政府规定持枪需要证件,卢威是最后一个合法持枪的猎人,也就等于这片林子里最后一个猎人。

男人找了一块空地生起一堆篝火,我们围坐在火边取暖。当晚,我们吃了男人烤的松鼠,我从没吃过这东西,尝了一口发现肉质非常鲜美,比羊肉还香。

我们渐渐困倦,卢威将身上的熊皮扔给我们,裹着熊皮非常温暖,但我很担心晚上黑风会来偷袭。

卢威说不会的,黑风最近晚上都不在林子里活动。我相信他的话,渐渐睡着了。

3。奇妙的夜晚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树林里真是件奇妙的事情,火堆已经熄灭,卢威不见踪影,我们去找他的时候听见树林中传来“啵啵”的怪响,卢威正躲在一片灌木丛后面亲吻自己的手背。

我没看错,他正在亲自己的手背!我刚要开口,他伸手制止了我,不多时树林里传来哟哟的叫声,一只母鹿探头探脑地钻出来,卢威突然发难,冲上去扭住它的脖子,闪电般抽刀结果了它的性命。后来我得知,亲吻手背可以模仿雄鹿发情的叫声,这是猎人的智慧。

我们看得惊心动魄,卢威干净利落地剥下整张鹿皮,将一大块肉用盐巴腌制好,放进附近一个好似树屋般的小屋中。这个用桦树皮搭建的小屋很奇怪,没有门窗,悬在两棵树之间。

董玉明好奇地问:“这是你的家吗?”

他冷淡地回答:“是‘靠老宝’”

长白山的密林中有一种叫“靠老宝”的小仓库,路过的猎人与鄂温克人会在里面放一些盐巴、粮食和衣物,让迷路的人救急。当地人并不会贪小便宜拿走里面的东西,倒是有些熊会偷吃里面的肉干,但是腌肉它们不碰。

对于我这个城市人来说,猎人的生活真是奇妙又精彩。

而董玉明则想借卢威的手杀掉黑风,我觉得这不太好,卢威一直没有回村,并不知道黑风现在正充当山村的保护神。但面对顶头上司,我能说什么?

谁知,当董玉明将支票递给卢威,希望他帮忙杀掉黑风时,卢威缓缓摇头,董玉明以为他拒绝了,岂料他说:“我不要你的钱,猎熊是我本分的事情,黑风杀了我全家!”

我们震惊了,他缓缓诉说着,这头熊之于他的家族可以说是世仇般的存在。他的爷爷、父亲、叔伯都死在黑风的爪子下,黑风非常狡猾,一切陷阱对它无效,面对铳枪会绕着跑,猎狗也畏惧它。卢威出没山林整整10年,只与黑风正面遭遇过三次,可惜都失手了。

这头熊是他的耻辱,是宿命,是他倾尽毕生之力要达成的荣誉。

“你是好样的,拿着!”董玉明将支票硬塞给他,“去县城里的银行就能提到钱。”

后来我问他人家都不要干吗还硬塞,董玉明狡猾地一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拿了我的钱他才肯拼命嘛!”

望着前面卢威的背影,我的喉咙里像梗着什么似的。

4。凶斗

卢威发现了黑风的脚印,我们一路追赶,中午在一片林间空地稍作休息。不习惯徒步跋涉的董玉明一路上都在嚷累,一歇下来马上找块地方躺下了。

卢威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啃干粮,他掰给我一点。午后的阳光透过林梢,微风轻摇,四周浸润在一种天然的静谧中。卢威属于那种你不必交谈也不会觉得尴尬的人,这种相处令人愉快,我早就厌倦了每天喋喋不休地说话。

他从怀里取出支票,像小学生识字一样数后面的零,面露微笑:“这笔钱挺多的吧?”

“我还以为你不爱钱呢。”

“我确实用不上,但是可以给村里人买好多东西。李大伯有关节炎,一直想要一条电热毯,还有老萨满的屋子一直漏雨,早就该翻新了…” 他幸福洋溢地幻想着这笔钱能给村民带来多少福利,可是他不知道,那个村子就要从地图上消失了,除非黑风不死在他的枪下。

我想到自己的老父亲,一个朴实的农民,还有故乡的许多人,当推土机摧毁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时,他们哭得像失去家园的孩子。

我朝睡着的董玉明看了一眼,突然冒出一个幼稚的想法,我要当一次叛徒,我要把事实告诉卢威!

“听着,不要杀黑风!”

他惊讶地看着我,我发现一旦说出口就不难说下去,便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他了。听罢之后他良久沉默,只说了一句:“你们欺骗我?”

“我很抱歉!”

这时树林在一阵狂风中摇曳起来,不远处传来一声熊吼,卢威抓起猎枪跳起来,警觉地望着那个方向。

董玉明被惊醒过来,惊愕地说:“黑风来了!喂,你能搞定吗?”

卢威嘘了一声,示意我们不要说话,我注意到他握枪的手在颤抖,这头熊与他周旋了10年,那种激动不亚于见到久违的恋人。

只见一个黑影渐渐走近,白天看见黑风比晚上还要可怕,这头熊比普通的熊足足大一圈,从鼻孔中喷出浊重的呼吸,每一步落下身上的筋肉都在抖动。它的嘴唇豁了,尖牙外翻,右眼上有一道纵长的疤,为它的相貌平添了几分狰狞。

黑风人立起来,发出一阵咆哮,接着朝我们狂奔过来,它奔跑时的动静简直可以用地动山摇来形容。

它的目标居然是董玉明,这头聪明的熊莫非从他身上嗅到了“入侵者”的气息?

5。死亡

董玉明吓得腿都软了,动都动不了,只能惊慌地大喊:“快打它啊!开枪啊!”卢威端着枪站着不动,像一尊石头,他闭着一只眼正在瞄准,好像已经忘了熊以外的一切!

当黑风距离董玉明只剩10米的时候,卢威的枪响了,黑风却先一步察觉到危险,突然蹿到树后面。

这一招对付手忙脚乱的猎人或许有效,但对卢威没效,黑风咆哮着冲出来的时候,卢威已经利落地装好第二发子弹。他闪电般后退,单膝跪地,黑风下意识地压低身体,子弹打穿了黑风的耳朵。

见势不妙,卢威索性扔掉枪,从背后抽出猎刀。黑风居然没有扑上来,它停在那里,龇牙咧嘴地威胁着。

“它说,让我不要管这件事!”卢威说。

“你…你能听懂它说话!”董玉明骇然。

“我比了解自己还了解这座山,比了解这座山还了解它!”卢威淡淡地说,“抱歉,老朋友,我不能让你杀死他。”

黑风低低地咆哮了几声,似在同他对话,这一幕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我看着武士一样挡在黑风与董玉明之间的卢威,他是个猎人,猎熊是他的本分,他不能坐视一个人被熊杀死,哪怕他知道这个人不被大山欢迎。

双方的谈判似乎破裂,黑风摇头晃脑地冲向卢威,当到达他跟前时猛然人立起来,粗短的前肢朝卢威抱来。

卢威向后一撤身,一刀划在黑风的前爪上。后者像发疯一样连续挥动前肢,一棵桦树被拦腰打折。卢威一直在闪避,趁黑风后继无力之际,他一纵身跃上黑风的后背,用刀狠狠刺进黑风的脖子。

黑风皮坚肉厚,一刀下去根本杀不死它,它被激怒了,使劲摇晃身躯将卢威甩了出去,他撞在一棵大树上,半天站不起来,刀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黑风朝卢威奔跑过去,我大喊:“当心”卢威灵活地朝侧面一滚,黑风一头撞在大树上,震得落叶像下雨一样。卢威再次跃上黑风的后背,用拳头狠狠击打它的鼻尖,据说熊的鼻子是神经最密集的地方,猛力击打会死。黑风发狂地摇晃,把卢威撞在树上,他咬紧牙关死活不撒手,血从卢威脑门上淌下,他将自己变成一把人型锁,死死锁住黑风的脖子。

这一幕徒手搏熊真是太惨烈了,我们看得魂飞魄散。一番恶斗之后黑风终于精疲力竭地瘫软下来,重伤的卢威摇摇晃晃地从地上拾起猎刀,他举刀的瞬间我看见他的眼中有泪光在闪,但他落刀的时候却无比坚决。

猎刀刺进黑风的脖子,并没有一击刺穿,他用拳头重重砸在刀柄上,直到刀身完全没入,这一下终于切断了黑风的咽喉。

这头老熊无力地挣扎了一下,趴在地上不再动弹。三十年的宿怨了结了,可卢威看上去并不轻松,他低垂着脑袋,像在缅怀一个可敬的对手。

死一样的寂静笼罩山林,最后董玉明走上前,亲热地拍打卢威的肩膀:“兄弟,你太厉害了!”

卢威猝不及防地伸出沾满鲜血的右手,一把抓住董玉明的衣服,吓得他大叫起来:“你要干什么!”

卢威从怀里摸出支票,颤抖地塞到董玉明手中:“钱还你!请你离开这里,不要毁掉我的家乡!”

董玉明错愕地望向我,我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没说,他立即恢复常态,从卢威的手中挣脱出来,故作轻松地整理一下衣服。

“兄弟,猎熊你是专家,地皮我是专家,这笔钱你还是留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他向我使眼色,示意我们赶紧走。

“我杀死它是为了救你!”

卢威在身后大喊,我明白他想说的话,他希望董玉明能知恩图报,放过这片山林。

董玉明停住脚步,冷漠地回答:“谢谢!这份大恩大德我心领了!”在他看来,他付了钱就理所应当享受服务,不存在什么报不报恩,这就是冷酷的都市人的逻辑。

6。猎人的智慧

黑风死了之后,项目得以顺利开展,董玉明非常高兴,野心勃勃地计划要在哪里建度假村,哪里建露天温泉。

村民望着工地上轰鸣的机器,眼中流露着失望,一如卢威最后的眼神。我希望能有奇迹出现,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

一天晚上,工地上出事了,保安声称看见一头熊,把一堆建材弄倒了。董玉明不相信地跑到现场,在探照灯的照耀下,泥地上清晰地印着一个硕大的脚印。

接连几天,熊都跑来捣乱,目击者都说黑风回来了,董玉明像抓狂般否认:“怎么可能,我亲眼看见它被杀死!”

不少工人害怕出事,纷纷辞职,项目一拖再拖,换了几批人,终于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停止。

我们撤出这片山村的时候,村民们居然在敲锣打鼓,像在送瘟神。董玉明望着他们,恶狠狠地说:“这一回算你们赢了!”

我偷偷地笑,当目光掠过山林边缘的时候看见一只熊的身影,它似乎在享受自己的胜利,我隐约察觉到,那是一张硕大的熊皮,披在一副健壮的身体上。

真相就是这么简单,黑风死了,但又没死,它的“灵魂”附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继续守护这个小山村。

原来猎人有猎人的智慧,这份智慧正是森林教给他们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黑风

在强沙尘暴天气中,出现瞬间风力遽增,并导致能见度接近于0,这样的天气被称为“黑风暴”,俗称黑风。黑风通常会带来火灾,造成建筑物严重损毁等严重后果。2010年4月23日,吐鲁番地区出现了强烈的黑风,因风灾导致火灾和建筑物坍塌造成3人死亡,1人失踪。

  • 网友评论
  • 我可能是傻
    我可能是傻
    周围的人说这许多话,我也记不得了
    2019-10-21 03:09
  • lannygu
    lannygu
    我自己的感受呢,我自己的梦想呢,我自己的生活呢,没有人在意你的想法
    2019-10-22 01:17
  • 孤琴候萝径
    孤琴候萝径
    那些买过房车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2019-10-16 15:41
  • 我的豪气只
    我的豪气只
    有点怀念在银行的日子,有点迷茫,又觉得自己没做错
    2019-10-17 13:39
  • 我的@乐章4
    我的@乐章4
    我这才知道,做柜员的学姐,是有多累
    2019-10-17 19:02
  • 绿萝789
    绿萝789
    搽干又有,我看了看手,全是血,衣服上全是血
    2019-10-17 22:27
  • 好久不见飞
    好久不见飞
    原来我的右腿膝盖都快反弯过来,但是真的不疼
    2019-10-18 14:21
  • 爱吃肉肉的
    爱吃肉肉的
    人遇车祸身亡,最后那刻会疼痛难忍吗?
    2019-10-19 17:34
  • yzisuzu
    yzisuzu
    换了很多工作,不仅是消耗精力,最重要的是浪费了可以提升自我能力最宝贵的那几年
    2019-10-20 20:28
  • 我就是江北
    我就是江北
    从银行辞职的人最后都去哪里了?
    2019-10-14 11:08
  • 奶茶少女w
    奶茶少女w
    只觉得眼前、身上湿漉漉的,我看看周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像在梦中
    2019-10-20 17:12
  • 我就要173
    我就要173
    以后这种没头没尾的话题,少问,容易被骂的
    2019-10-23 17:56
  • 蒋玉娇0813
    蒋玉娇0813
    当然“劳苦功高”,从此走上升职加薪的阳光大道,也是有可能的
    2019-10-22 05:09
  • 不懂君心1
    不懂君心1
    你如果问怎么玩儿……天南海北,哪儿都能去,房车家族每年搞的出国游都连续好多年了
    2019-10-15 23:40
  • bank2017
    bank2017
    结果进去之后发现自己的思维跟互联网思维实在是难以磨合,接着又跳槽去了某私企
    2019-10-23 00:0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