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范雎究竟有多厉害?秦昭王为何重用范雎?

日期:2020-02-12 19:53: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292
大秦帝国之崛起播出后,收获了很多粉丝,大家被波澜起伏的剧情吸引,一起回到了那个群雄逐鹿的时代,感受战争、权谋、帝王、君臣之间的微妙关系。本剧讲述的是秦国在战国时期是如何崛起的,从秦昭王时代开始说起。秦

大秦帝国之崛起播出后,收获了很多粉丝,大家被波澜起伏的剧情吸引,一起回到了那个群雄逐鹿的时代,感受战争、权谋、帝王、君臣之间的微妙关系。本剧讲述的是秦国在战国时期是如何崛起的,从秦昭王时代开始说起。秦昭王所统治的时代,秦国面临着各国合纵灭秦的危机,秦昭王启用范雎,废除了宣太后的权力,驱逐秦国“四贵”出咸阳,将王权紧紧握在手中。那么,范雎究竟有什么实力,使得他能够得到秦昭王的重用呢?

范雎本是魏国人,他出身贫穷,为了生计和抱负来到魏国大夫须贾门中做门客,后来因为出使齐国抢了须贾的风头,被须贾扣上了通敌的罪名,魏王便将他处死了。范雎忍辱负重,想出了假死的办法逃过一劫。可是魏国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他必须找个能够容纳自己,又能够帮助自己复仇的位置。

范雎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对他有恩的人,他会尽己所能的报答你,对他有仇的人,他会穷其一生报复你。从范雎对待王稽和郑安平以及对待须贾的态度,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范雎的性格特点。

郑安平是范雎的好友,范雎假死以后找到的人就是郑安平,他信任郑安平这个好朋友,而郑安平对范雎的确很够义气。知道了范雎所经历的磨难和冤情以后,郑安平将范雎藏起来,一直保护着范雎。后来,秦国使者王稽来到魏国出使,郑

安平知道好友范雎有王佐之才,便想办法化作贱役,成为了伺候王稽的一个下人。他将王稽服侍得服服帖帖,就是为了想王稽举荐好友范雎。范雎靠着郑安平的举荐和自己的实力,说服了王稽将自己带回秦国。郑安平对范雎有恩。

王稽是秦国使者,他主动询问郑安平魏国是否有人才?见过范雎后,王稽没有埋没范雎的才能,没有嫉妒范雎,反而将范雎带回了秦国,还为范雎想办法见到秦昭王。范雎长达两年时间都没能见到秦昭王,都是靠着王稽才能维系生活。王稽看范雎见不到秦昭王,就当起了范雎的眼睛,他将秦昭王的性格和行为全部告诉范雎,让范雎能够更加了解秦昭王,知道秦昭王想要什么,再想出对策。范雎靠着王稽的帮助,得到了秦昭王的第一手信息,分析出秦昭王的忧虑。别小看这些信息,在古代,想要得到有关王的信息还是很困难的。王稽对范雎也有恩。

范雎了解到秦昭王称霸天下的雄心,却处处制肘无法全力出击,终其原因是因为秦国的当朝“四贵”他们就是秦昭王的母亲、二舅公、以及两个弟弟。秦昭王当初年幼继位,宣太后垂帘听政,掌握着决策大权。而秦昭王的二舅公魏冉则是秦国的大将军,后来还当上了秦国的丞相,在秦国的地位和权力很大。秦昭王的那两个弟弟有自己的封地和爵位,但是常年待在咸阳,在咸阳的势力也很大。秦昭王在这种情况下,秦王的实权被分走了大半,无决定权。

范雎就利用这一点,写了一封信,终于得到了面见秦昭王的机会。他对秦昭王讲述了自己认为的秦国的强国大计。他首先认为秦昭王应该从四贵手中夺回王权,在秦国的国策方针方面,范雎提出秦国应该“远交近攻”而且秦国主要兼并攻击的对象应该是韩国和魏国。尽管齐国和赵国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国,可是秦国在如今这种时刻不该和这两国闹翻,反而应该和这两国结盟。

受到秦昭王的器重以后,范雎的官位升到了秦国丞相,他也告知了秦昭王自己先前在魏国的遭遇,秦昭王为了替范雎报仇,还专门侮辱魏使须贾,还威胁其杀了魏齐。范雎报了当年受辱之仇,又举荐郑安平出任秦国大将,王稽出任河东守,报了当年这两位恩人的恩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范雎

范雎(?-前255年),字叔,战国时期魏国人,著名政治家、军事谋略家,秦国宰相,因封地在应城,所以又称为应侯。范雎本是魏国中大夫须贾门客,因被怀疑通齐卖魏,差点被魏国相国魏齐鞭笞致死,后在郑安平的帮助下,易名张禄,潜随秦国使者王稽入秦。范雎见秦昭王之后,提出了远交近攻的策略,抨击穰侯魏冉越过韩国和魏国而进攻齐国的做法。他主张将韩、魏作为秦国兼并的主要目标,同时应该与齐国等保持良好关系。范遂被拜为客卿,之后,他又提醒昭王,秦国的王权太弱,需要加强王权。秦昭王遂于前266年废太后,并将国内四大贵族赶出函谷关外,拜范雎为相。范雎为人睚眦必报,掌权后先羞辱魏使须贾,之后又迫使魏齐自尽。又举荐郑安平出任秦国大将,王稽出任河东守,以报其恩。前262年,长平之战爆发,两军对垒三年后,范雎以反间计使赵国启用无实战能力的赵括代廉颇为将,使得白起大破赵军。长平战后,范雎妒忌白起的军功,借秦昭王之命迫使白起自杀。此后秦军遭诸侯援军所破,郑安平降赵。前255年,王稽也因通敌之罪被诛。范雎因此失去秦昭王的宠信,不得不推举蔡泽代替自己的位置,辞归封地,不久病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