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有一种爱叫成全

日期:2019-08-13 12:26: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古   阅读人数:836
失眠凌晨三点。高峻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还是睡不着。他很少失眠,总是一夜无梦睡到天亮,可明天就要参加全省辩论赛决赛了,心情难免焦躁。睡着是不可能了,高峻披了件大衣,准备到外面透透气。街道空荡荡的,昏暗的路

失眠

凌晨三点。

高峻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还是睡不着。他很少失眠,总是一夜无梦睡到天亮,可明天就要参加全省辩论赛决赛了,心情难免焦躁。睡着是不可能了,高峻披了件大衣,准备到外面透透气。

街道空荡荡的,昏暗的路灯将人的影子拉得老长。高峻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怎么来到条僻静的小巷,巷内的建筑看上去很有些年头,古色古香。巷子尽头是个四合小院,里面似乎还亮着灯光,朱漆色大门上悬挂着一块匾,用烫金大字写着:梦仙居。高峻刚想原路门却“吱”一声开了,走出来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年。

那少年穿着古代才有的青色马褂,戴着绛紫色圆帽,五官精致,像从古装电视剧中走出来一般。高峻一时看呆了,忽听那少年脆生生地说:“有缘人,既然到了这,不妨进‘梦仙居’坐坐。”鬼使神差般,高峻想也没想就跟着少年进屋了。

少年给高峻沏了茶:“我叫素锦,是梦仙居的主人。”高峻环顾四周后问:“这真大,就你一个人住?为什么梦仙居的装潢和你穿的衣服都那么古典呢?”素锦笑笑:“宅子是祖传的,就我一个人住。我很喜欢古韵感觉,就没翻修祖宅,至于这身衣服,纯粹个人爱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逛?”“睡不着呀。”高峻把明天要比赛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素锦听后端出盘棋:“下棋可以放松心情,不如切磋几局?”高峻也是个围棋爱好者,立马同意。就这样,一白一黑两色棋子在棋盘上厮杀,灯光摇曳,茶香四溢,高峻觉得这样的场景分外熟悉。

素锦的棋艺很高,两人难分胜负,过了好久,高峻才以微弱优势险胜。素锦将棋子一丢:“你总是赢!时候不早了。”高峻这才想起还有辩论赛,急忙告辞。

回到家高峻倒头就睡,说来也怪,明明没有睡几个小时,可醒来时却神清气爽。精神抖擞的他以最佳状态参加了辩论赛,果然不负众望,将冠军收入囊中。

织梦

辩论赛令高峻名声大噪,许多单位向他抛来橄榄枝。收获事业的同时,高峻也迎来了爱情,那是个叫姗姗的可爱女孩,在辩论赛上,被高峻的口才折服,一来二去,两人迅速确立了恋爱关系。

高峻一直没忘那个叫素锦的少年,可好几次他凭着记忆找去,却再没寻到过那条幽静小巷。

高峻和姗姗感情很好,没多久便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这时压力来了—姗姗是个富家女,而高峻的父母只是普通农民,两家经济差距太大。果不其然,姗姗的父母对高峻非常不满意,只是经不住女儿再三恳求,便定下期限:要高峻在一星期内拿出三十万做新房首付,否则就分手。高峻几天内跑遍了所有亲戚朋友,再加上之前存的一些钱,也只有十二万,还差了一大截。

明天就是最后日期了,剩下的钱依旧毫无着落,高峻又一次失眠了。他不禁怀疑:就算筹齐了那三十万,凭自己的实力,以后真能让姗姗过上好日子吗?要知道,姗姗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女,他们的成长环境相差太多,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

窗外雷声大作,雨淅沥沥下个不停,高峻起身拎着雨伞出门了—他突然很想见到素锦。

冥冥中自有天意,等高峻一脚深一脚浅穿过泥泞的小路后,面前真的就出现那条巷子,而素锦,也仿佛早料到一切,撑着把油纸伞立在巷口,含笑看着他。

高峻说:“你知道我要来?”素锦眼中竟有了丝女子才有的娇羞:“其实我每天都在巷口等着,只是我等的那个人,已不再是那个人。这回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高峻便把心事竹筒倒豆子般全说了。素锦听完问:“你是真心爱她吗?”见高峻点头,素锦说:“你要是真爱她就不要害怕,一直坚持下去,我肯定,她父母一定会接受你。世界上无可奈何的感情很多,你千万别因这点困难退缩。”高峻说:“难道你是神仙,怎么料到她父母一定会同意?”素锦狡黠一笑:“我就是神仙啊,还是个为人织梦的神仙。我有段爱情故事,想不想听?”

素锦曾是天上为人织梦的神仙,每晚为世人造就不同梦境,本以为日子会永远平淡而枯燥地重复下去,可有一天,素锦不小心把自己也织进别人梦里去了。

“我们就这样在梦里相识、相知、相爱。我们想每分每秒在一起,我便违反了天规,私自下到人间。我私逃的那段时间,人间都乱套了,所有人都没梦可做,夜晚一片凄凉。”

“后来呢?”

素锦苦笑一声:“当然被发现了,我被带回天上,贬为贱奴,做最粗最重的活。而那个人被罚永世无梦,就算投胎千万次,也无法做梦。”

素锦的神情并不像在骗人,虽然故事有些荒诞,可高峻还是有几分相信。聊了一会儿,他辞别素锦回家了。

第二天高峻起床,出门换鞋时愣住了,皮鞋锃光瓦亮地摆在门口,好像从没被动过。可记忆中他昨天冒雨出去,鞋上已经沾满泥巴。

成全

高峻带着钱心情忐忑地来到姗姗家,果然遭到冷眼对待。眼见要被棒打鸳鸯,高峻急忙恳求:“虽然现在没钱,但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证明我的能力,也会证明对姗姗的真心。”姗姗的父母见他一片赤诚,叹口气答应了。

为了攒钱给姗姗—个真正的家,高峻像疯了般工作,多难多累的活都接,他总想着素锦的那番话:“和我比起来,你们算幸福的,至少还有在一起的可能。”他要为了那个可能努力奋斗。

几个月下来,高峻最终体力透支昏倒了。醒来时,姗姗正握着他的手。脸上满是幸福的泪水:“爸妈看见了你的努力,他们终于同意了,我们能在一起了!”高峻听完,激动得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

为了筹备婚礼,高峻和姗姗都累得够呛,试礼服、订酒店、发请帖…两人忙得团团转。转眼到结婚的日子。在婚礼前一晚,几个哥儿们把高峻拉到酒吧,说要庆祝他最后一个单身日。高峻被灌得迷迷糊糊,也不知怎么回的家。说也奇怪,虽然脑子晕沉沉的,可他一点也不想睡,多亏了素锦的支持鼓励,他才能和姗姗走到一起,他很想当面谢谢素锦。

没走多远,那条巷子就出现了。高峻敲开“梦仙居”的门,素锦果然在里面。

“我要和姗姗结婚了,谢谢你的鼓励,我才能一直撑到最后。”素锦漫不经心地饮口茶:“有情人终成眷属,恭喜!”高峻问:“有件事情一直弄不明白,每次晚上我来梦仙居,总是一下就到了。可白天我凭记忆找过来,却怎么也到不了,就连巷子也找不着。”“我说过我是梦仙,其实你现在是在梦里,知道吗?”素锦狡黠一笑。“我们是在梦里相见?”高峻恍然大悟,“我们每次相见都是在梦里,其实我已经睡着了,只是在做梦。难怪上次下雨天我来找你,鞋子却半点没弄湿—我根本就没出门!”素锦点点头。

高峻这下彻底相信素锦是梦仙了。他问:“你为什么到人间来?”

“为了找我的爱人。”

“找到了吗?”

素锦点点头,又摇摇头:“天上一日,地上十年。过了这么久,经历几次阴阳轮回,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人了,其实我早就该看透—也该走了。”

高峻有些紧张:“你要去哪?还能再见面吗?”

“不会再见了。”素锦说,“我用一生的自由,换取来到人间的机会,从此之后,我会永远被禁锢在天上。”素锦看看窗外,天空已泛出鱼肚白,“你快回去吧,好好休息,婚礼上还有很多事要应付。曾经我那么渴望自己的婚礼,却再无可能。”

高峻看着素锦落寞的神情,却又不好安慰什么,拍拍素锦肩膀,起身离开了。素锦看着高峻的身影渐渐远去,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

他们,是真的不会再见了。

天地间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梦仙居就在狂舞的沙粒中,一点点消失。素锦的帽子被风吹下,露出瀑布般美丽的秀发。

素锦是个美丽的女神仙,她一直恪尽职守,为凡人编织各种各样的梦,可有一天,她不小心把自己织进一个男子的梦里。他们整夜在一起吟诗作赋、下棋饮酒,并深深爱上对方,却又被无情拆散。

因为天谴,那么多个人世轮回,他都无法再做梦:这一世,素锦用一生的自由,为他送来三个梦境。

风越刮越猛,素锦的身影慢慢模糊,她轻声念叨:“如果无法相爱,那便成全吧。”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仙居

仙居风景名胜区总面积187.8平方公里,含神仙居(西罨)、景星、十三都、公盂、淡竹五个景区,由饭甑岩、将军岩、西天门、鸡冠岩、天柱岩、景星岩、蝌蚪崖、擎天柱、公盂崖、高玉岩、神龙瀑、人字瀑、龙潭涧等139个景点组成。素有西罨之奇、景星之雄、公盂之巍、十三都之清、淡竹之幽称誉。

  • 网友评论
  • 小情绪小
    小情绪小
    有人说爱情中,有时候成全也是一种快乐,对此你怎么看?
    2019-08-16 08:03
  • mark.ma50
    mark.ma50
    这应该看放手的原因是什么吧
    2019-08-10 06:36
  • 渴望燃烧的
    渴望燃烧的
    离婚这件事,还是要和孩子好好说
    2019-08-11 04:01
返回顶部